城市
食品安全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视频专题 > 张文中_财经对话 > 访谈实录 > 正文

【文字实录】张文中:中国青少年财商教育

2015-02-03 13:5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收看本期的《财经对话》,我是主持人煦霏。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大家对于财富、对于理财的观念是越来越看重,那么对于青年人来说,如何树立好正确的金钱观和财富观呢,今天我们的话题就主要来聊一聊青少年的理财观念。首先为大家介绍我们今天演播室请到的嘉宾,他是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咨询专家、教育部金融学术指导委员会委员、新疆财经大学中亚经贸研究院的院长、博导张文中,张院长你好。

  张文中: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我们来聊的这个话题,其实是大家都非常关心的,一个是理财,还有一个是青年人要如何理财。其实说到金钱呢,一般我们中国人,不会直接提到自己的金钱观念。那您觉得在现如今的这个社会,对于青少年如何树立好他们正确的这种金钱观、财富观,教会他们如何理财,您觉得有怎么样的一种必要?

  张文中:应该讲从现在这个中国发展的形势来看,随着人们的收入和财富都在增加,在这种情况下,理财显然是越来越重要,这个社会上咱们也看到很多的成年人,都在做这个事情,银行理财产品也非常丰富。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呢,出于未来考虑,年轻人主要长大成人嘛,成为咱们国家主要的消费群体、投资群体,从这个角度来讲,应该说引入财商教育,培养青少年正确的理财观,应该还是非常必要的。但是,这要看咱们财商教育,它的现实效果怎么样,就是你能带来什么价值?刚才你提到对个人来讲,树立一个正确的理财观,规划自己的未来,其实对社会来讲、对国家来讲,这一代人在理财观上都很正确的话,也会给咱们国家带来很多的好处。

  但是财商跟咱们说的智商、情商,实际上是有一定区别的,后两者仔细体会一下,后两者好像更多的跟个人的智力和性格关系更大,就是你可能能做得主的一个事情,但是你发现财商呢,好像跟外在的一些物质条件可能是相连的。所以如果在咱们改革开放以前,大家都很穷,财富也没这么分化,差距分化,这种情况下,你跟他讲财商教育,没效果呀,咱就没什么积累嘛,社会上就没这个需求,你跟他教育这个,他体会不了或者体现不了咱们理财的一个价值。但现在就不一样了,现在社会发展,你想家庭的财富、个人的收入都在增长,而且经济环境各方面,青少年成长成人可能也会进入到一个高收入、高消费的社会,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从现在做就非常必要。

  至于你刚才说我们提这个理财,跟咱们传统文化中讲的金钱观的一个差别问题,我个人认为可能不一定是相悖的,因为你仔细研究中国文化你会发现,咱们在很多方面其实是缺乏统一的一个标准的,它在观念上都是有多层级或者有的就是冲突,你比如拿这个金钱观来讲,咱们有这种视金钱为粪土这种说法,特别有些咱们说士大夫、君子这一类。

  主持人: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张文中:对,他很有品位,是吧?但是也有那种金钱至上的,比如说有钱可使鬼推磨,你看这也是很流行的吧,还有中间一点的,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就发现其实中国对金钱的文化并不是绝对的,它只不过分,实际上也跟阶层有关。所以我认为你提倡这个,它并不是相悖,而且以前没提倡是因为收入水平低,现在到了位置了,所以它跟文化方面,我甚至觉得如果咱们做得好,将来中国在文化方面会消除那种唯金钱至上的这种行为、这种观念,起码我喜欢钱,我取之有道,有些同志说我不爱钱,那是起码没有负面这个金钱观的想象,从这个角度讲,觉得咱们国家在这个时间推这个事情,一个是条件成熟了,第二个呢,它也并不会因为文化原因去阻碍这个事情的推进。

  主持人:也就是说把这个金钱的事摊开了,把它作为一个正确的引导,其实对于青少年来说,还是一个很有利于他们未来发展和未来他们自身规划的一件事情,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的,一提到这个事就是你不能对于金钱。

  张文中:其实我说的多一点,特别作为父母,不太愿意孩子谈钱,他总觉得一谈钱好像就俗,包括咱朋友之间,有一些同事之间,战友之间,一谈这个就俗。其实为什么会产生这个俗呢?我个人认为就是历史上有很多有钱的阶层,这样的人群,可能他做得不好,为富不仁,有了钱他就能统治一切,现在讲我有钱我任性,我想干,就是没有规矩,让人觉得你有钱,但是我不佩服你,因为我觉得你品位不到,你有钱花钱花得也得有素质,有品位嘛,所以长期形成这个东西,可能大家都觉得一说钱总是觉得很俗,其实你要正确地理解这个事,我也是搞金融的,现在社会离了金融、离了货币怎么运转,它本来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你日常消费过程中,都会遇到这个事情,咱们当成一个正常的,它就是一个工具,别给它赋予太多的价值内涵在里面,这样客观地跟孩子谈这个事情,他一辈子会涉及这个事情,我觉得这样非常好。

  主持人:可能像您说的,未来把这个事情归于正轨之后,可能就没有那么多的炫富、晒富,像您刚才说的,什么有钱任性,让我想到之前韩国那个“坚果门”事件,现在是愈演愈烈,所以说其实很多东西把它摊开了说,把它摆在桌面上说,让它成为一种科学的理念,其实更有助于青少年去发展他们的财商。那么我在这里边也有一些数据,在美国,美国的教育部资助发起了一个“为美国而储蓄”的一个计划,全国34个州的3000所中小学也参加了这项计划,那么可以看到美国人对于这个孩子的、青少年财富的教育,可以说还是很超前,那您觉得对于这样的一个,对我们中国来说有没有什么借鉴,或者我们可不可以把它这个模式改变的更符合中国国情一些,加入到我们的教育当中呢?

  张文中:实际上美国的理财呢,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1929年到1933年那次大危机,咱们现在研究都认可,国际上少年理财从那儿开始,它们发现那个危机以后,很多人自杀了,好多出现了社会问题,就是发现这些人当时在做股票,做投资的时候,缺乏很多的规则和正确的观念,所以他认识到这个问题,来处理这个事。实际上美国政府做得很多,不光是刚才说的发起了一个计划或者倡议,它们现在已经从法律层面上强制性了,要把理财加到中小学的课程体系中去。

  主持人:已经在法律上面强制性了。

  张文中:你看小布什任期的2001年,他就立过一个法,强制性的把这个理财课程作为基础教育的一个内容,就像咱们中小学的基础,语文、数学那玩意儿,它作为基础教育的一个内容,必须列进去。英国它应该说比美国发展的比较晚,大概90年代末期才开始重视青少年理财的问题,但英国发展的很快,它也是立法,强制性的做一些硬性规定。另外还有一点我觉得感受很深,就是说英美这两个国家呢,它把青少年理财这个事,上升到一个人权高度来理解这个问题,你想了吗?就是我作为人,我有教育权,受教育的权利,其中理财教育就是其中的一个内容,再一个作为一个人,我有享受金融服务的权利,你不能剥夺,特别英国,英国它在做这个,可能有一个词现在中国也在做,叫发现很多社会有一些弱势群体,边缘的地区享受不到金融服务,把这种现象叫做金融排斥现象。那么英国呢,就从这个角度来出发,它把儿童的理财财商教育,也列入到这么一个内容中去,就是作为现在流行的普惠金融在儿童、青少年中间推行,把这个阶层如果给它做了很好的理财财商的教育的话,对整体金融、对未来他个人的发展都是一个好处,所以从这点来讲,我觉得对咱们国家还是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不过考虑到现实来讲,可能我们要提到这个事现在大家都认可了,但是你会发现现在推动这个事的主要是来自民间的力量,或者我们说来自市场,因为市场末端它是最能够感触到需求的,而在政府层面,别说国家战略了,现在连地方政府这个层面上,你都会发现都没达到,没有听说哪个地方教育局它开始做一个财商什么规划中小学的,都没达到。所以从这个角度,咱们国家肯定是离国外先进国家青少年财商教育这个差距,还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个人觉得特别需要从国家层面上,有一个整体的规划,对很多方面涉及的师资问题,你想从小学得有理财教师,现在语文老师他不是干这个的,你看它有课程体系,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你要编写不同的教材吧,另外还有教学方式问题,小孩你是用什么方式跟他,还是像咱们传统的就是死记硬背,你不懂你就背,那没意义,你要跟他寓教于乐,多种形式做这个事情,但是这些我觉得首先国家应该有一个大的规划,所以在很多方面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还有一些政策的支持,这样子呢,恐怕咱们民间力量得到政府的支持,这样家庭、社会上、政府还有学校共同努力,可能打造这么一个青少年理财的整体的框架,可能我觉得更容易推进这个事情。

  主持人:的确像您刚才说的,比如说美国和英国,他们在推进的时候,都是有法律作为支撑的,它是一种强制性,所以说慢慢的,很多的事情在发展当中就没有那么大的阻力。而在我国,可能刚才像您说,主要都是来自民间的一些力量,一些倡议,或者是可能有的家长理念比较超前一些,在他的生活当中遇到过,或者觉得有这方面的一些领悟,他可能在自己的孩子教育身上提前的灌输了一些,包括青少年理财的方式方法,可能这些孩子就会领先一些,而大部分的学生,在青少年这个年龄接触的更多都是数理化,如何去升学的压力等等。其实刚才跟您聊到这儿,我也有我自身的一点体会。

  张文中:就是现在的中小学教育,包括高中,它和社会特别隔离,是这个意思。

  主持人:对,像您比如说我2005年来北京上中国传媒大学念书,那么在这个之前呢,就是我妈妈对我的教育更多的就是,肯定是集中在高考上面,那么很多的时候,她没有把我花钱这方面当一回事,因为家里边比如说我正常的、合理的想要的东西,她都会给买,比如说爷爷奶奶给的一些压岁钱,我从来都不留,都是给家长交回去了,但是后来发现上学之后,发现问题一点点来了。比如说像我在大一的时候上半学期,我妈说我一下把半学期的钱都给你打过去,你计算着花,然后当时还问我说,你一个月觉得1500块钱生活费够不够。

  张文中:结果把不住,是吗?

  主持人:对,我拍着胸脯说绝对没有问题,这肯定是够的,结果来到传媒大学之后,可能一是这个环境换了,二是可能有自己想买的东西了,结果就发现我两个月把我半年的生活费都花掉了,然后我妈再试了两次之后发现不行这个事,她说我宁可花点银行的异地转的手续费,我每个月每个月打给你钱,你得学会理财,你有些东西是需要买的,有些东西是没有必要买的,有些东西是急需的,像比如说我比较喜欢的一些,可能女孩子的高端一点的奢侈品等等,我妈妈公开就跟我说,你的基础性的生活需求我可以满足,比如说你喜欢那些奢侈品,比如说你喜欢那些包之类的,这个是我能力之外的,她到现在也是,她说你自己买,如果你自己要想要的话,你自己赚钱去买,我不能支出你这个部分。后来我有一段时间,其实是有一点苦恼的,我就觉得其实我想要那个东西,但是我没有办法,因为妈妈不给了,那我怎么办?这个时候因为传媒大学的学生,社会实践性很强,我第一笔赚钱是在之前有跟移动合作的一些,我其实最早一批接触互联网视频的,因为我在大三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做一些时尚的视频,当然那个是做编导和编辑类的,赚了第一笔钱;然后第二笔钱特别多的时候,就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是在做国际奥林匹克转播公司,我们是服务于国际奥林匹克团队的,所以那个时候是赚的第二桶金,赚钱了之后才发现赚钱其实挺不容易的,而且每一分钱赚来的时候,都是你要经过你的努力、你的付出和一些良性的竞争所得,所以这个之后我再花钱,包括读研之后,很多我的学费都是我自己赚来的,然后去缴什么的,我就觉得确实这个理财观念还是很重要的,包括在这段时间,我就慢慢在做财经节目的时候,开始跟嘉宾探讨理财方面的话题,所以其实您刚才提到这儿,我不知道别人,我以我自身的举例,因为我的家庭不算大富大贵,但绝对是富足的,但是在这个方面的话,可能在包括孩子的理财方面,可能有的时候就是一方面的缺失。

  张文中:现实就是这样的,咱们青少年的理财,实际上都已经推到了大学层面,才意识到这个事情。按理说你都18岁了,完全父母就可以不管你了。

  主持人:放手不管了。

  张文中:但是你发现你的理财能力上,或者财商上完全跟这个是两码事,跟你的需求是两码事,这时候你才接触到或者是被迫因为生活接触到关心这个事情,有些同学大学毕业了还没有这种能力,所以在中国引入这个往前端靠,比如从幼儿阶段往前边靠,这个确实是非常非常应该做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像比如说我周围接触的同学,大学毕业了,他赚的那一点钱,可能只够他付房租,包括基础的生活费,他再想买其他的东西没有了,因为他刚开始的工资就那一些,但这个时候更多的我知道他们的经济来源,就是来自于家长的贴补,而这个时候其实家长供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其实这个时候家长也变相地把自己的负担加重了。

  张文中:主要是因为亲情,因为你是我孩子,我虽然不太同意你那种消费理念的做法,但是考虑到毕竟是亲情关系。

  主持人:难以割舍。

  张文中:中国的父母自己忍辱负重的,有良好的愿望,但是有时候还不舍得特别让孩子太为难。

  主持人:这就跟美国的教育完全是,美国成人18岁之后,父母就可以完全放手不管了,甚至有时候他们的学费,包括他们大学的学费都是贷款或者自己赚,包括我记得之前乔布斯在斯坦福的讲话,因为美国的学费对一个普通的家庭说还是很贵的,他的这个家庭,他是养父母收养他之后,是倾其一生所储蓄的钱来供养他去上大学,后来他发现这个大学的教育和他想得到的东西是不相符的。所以在这里边,通过他的讲话我也感觉确实美国的普通家庭来说,这个学费对他们来说还是很高的,孩子们过早地去接触这个财商还是很有必要的。那么张老师,我们再说回到有一个社会的群体,现在社会上也很关注,就是我们所说的富二代,富二代其实对他们来说,金钱不是事,因为有钱任性嘛,或者是比如说我们某某在微博上著名的国民老公,我们就不说是谁了,也是有钱很任性,可以肆意地去挥霍,因为他们的父母在提前把他们这一部分已经赚出来了,那您觉得对于这些富二代来说,而且中国还有一句古话说富不过三代,有好多的家长在富二代的财商教育上面,他们认为他们自己是成功的,带着他们的孩子去做生意,带着他们的孩子去观察他们如何和商业伙伴谈判,您觉得对于这样一个特殊群体,我们应该怎么对待他们的财商教育。

  张文中:这应该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如果把富二代再加上咱们独生子女这两个合在一起,你发现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刚才提到中国这个富不过三代,其实为什么历史上会总结出这么一个名言,就说明你在家庭教育,甚至社会的一个制度安排方面呢,可能存在着问题,如果制度设计得好,每一代都努力地去干自己的事情,不依赖上一代,你的财富是你的,或者我上一代财富,比如像国外很重的遗产税,我给你收得干干净净,你父母赚的钱跟你没多大关系,你还要从头来,这么一代一代,应该就没有这种事。所以从这个道理来讲,他还是在咱们家庭教育方面,还是有些问题。

  富二代这个事呢,因为这个群体很特殊,所以它在社会生活中,它的理念、消费行为,其实示范作用特别强,所以对这个富二代的财商教育呢,理财教育应该讲可能确实是一个重头。但是我个人感觉到他已经成为富二代的这群人,刚才提到有些搞创业教育什么什么理财,怎么合理地继承家族财产等等这些事情,我个人感觉可能已经没多大用处。

  主持人:应该不大。

  张文中:已经没有多大用处。真正我觉得要做的呢,是将来有可能成为富二代的现在的青少年,可能这个更好一点,因为这个环境在这儿,他已经形成了,我们现在突然称呼这么一个阶层,就会发现他有二十几岁,已经超过了那个青少年年龄了,所以我个人觉得可能这样子实际上不错,应该是关注一下这个群体,将来有可能成为富二代的群体,如果从小对他们进行一个教育的话,那么长大以后,他们的行为、理念也很正常,行为也很规矩,家族很有钱,但你见了他很谦虚,很内敛,没有现在有的花钱狂放、任性,搞的还引发了一些咱们同龄人之间可能仇富的对立,因为我穷你富,你又那么玩,所以导致我们这个穷人可能就有一种心态,要么就是把你看成另一个阶级,要么有一部分青少年你会发现,他因为也向往这种生活,结果就会对他的父母施加很多的压力,我要用不当的话,就是甚至毫无怜悯地去压榨父母。

  主持人:的确,这类孩子往往都会出现一些超前消费的行为,包括可能是超前去买一些他们根本买不起的,或者他们父母都不舍得买的东西,而这个时候最终买单的就是他们的父母。

  张文中:所以我觉得你富还是穷,实际上就是把有些价值观,有些人格的东西,还有包括自尊这方面植入到财商教育里去,我无论贫富,我心态很正常,我富了我多花一点,我社会捐赠一点,我做点有意义的事情,穷了我就自己节俭一点,但我心态不要产生心态的变化,现在很多人说现在社会有点金钱至上这个味了,这个肯定很不利用未来社会的一些发展。

  主持人:其实这个也更好地能有助于人们形成一种正确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张文中:其实富二代真正应该起到带头作用,这样他的示范,因为他的示范作用很强,他的行为现在力量也比较大,一传播、一报道谁谁谁,那负面影响特别强烈,而且造成整个社会它会产生一种负面的情绪,所以我觉得对他们教育确实应该早抓。自己现在已经成富二代怎么办?没有办法,现在也是争遗产税,或者通过什么其他的手段能不能限制一下,包括做父辈的,有没有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

  主持人:像什么基金会之类的,整个一个团体帮他们管理这个财富。

  张文中:对,就是通过雇一些专家,专门对我孩子,因为我继承人给他了,公司当家人都让他做了,他确实没有这个能力,我们是不是搞一个制度安排,在国家还没有强制性搞什么遗产税等等这些方面的时候,你作为父母能不能考虑到富过四代、五代不行吗,这样的处理也是一个安排。

  主持人:刚才我们聊到美国对于孩子为美国储蓄的这样一个计划,我们注意到英国在2011年的秋季开始,储蓄和理财的英国中小学生也成为他们的必修课,那您觉得在我们国家,如果从社会的力量来说的话,哪一种课程,咱们具体到比如哪一种课程,更适合我们青少年的理财,如果不在这种必备的必修课里面,从我们社会的一些机构、一些团体推广的话,哪些课程更适合我们的孩子。

  张文中:这从我个人来讲,咱们要做这个事情,最好先不考虑现实条件限制、制约,最好是从幼儿、小学、中学、高中,就是能够同时切入这么一个理财教育,至于说你是把它做成必修课还是做一个选修来处理,那是一个具体的课程安排问题,但现实来看,就是应该从几个方面去强化,你像美国、英国来讲,它们是法律强制性的做这个课程,那我们这方面呢,应该说咱们没有法,而且我个人觉得你即使定了法律,因为好多认识上不到位,你会出现很多麻烦,所以根据这个角度讲,还是根据不同的年龄,和他性格特点和认知的能力,就像美国、英国都会定一个,刚才说的英国三岁比如说至少认识钞票,硬币大小,然后五岁能干什么,七岁、十岁、十一岁,十一岁以上可以做点简单的投资,开个账户,它针对不同的孩子,它有不同的课程,具体内容来讲,我觉得除了刚才适应他的年龄段来说,具体课程设置来讲,能涉及到跟他日常生活相关的,怎么赚钱的,怎么花钱,怎么储蓄,怎么投资。另外如果小朋友之间一块两块借了钱了,这个事情该怎么处理,还有一些就是捐赠,甚至像跟乞讨人员给他施舍这种事情,从他们日常能接触到的这些方方面面呢,去设计一些课程,而不要特别地概念化、理论化那种东西去强行灌输,他也并不理解,灌输完了一进行考试,给他一个分数,和什么毕业证挂钩。

  主持人: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张文中:他死记硬背,他不理解或者没兴趣,我们主要灌输的不是说把他着眼点放在怎么样去具体做这件事情,而是从这些事情过程中,能体现一种价值观,培养一种财富观,这么来处理可能更好一些。

  主持人:对,的确像比如说那种形式理念,一是不适合这个年龄群体去学习,因为他们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他们面临的压力也很大,得让他们在其中体会到乐趣,同时他们在乐趣的过程当中,也知道这个对于未来会有什么样的指导意义。我知道国外的一些孩子,他们在赚取自己零花钱的时候,都要付出相应的劳动的,比如说给家长去洗盘子或者比如说取报纸,或者是去溜他们家里的狗狗或者修剪他们的草坪,他们获得一定的钱,然后之后他们可能拿这个钱像您说的,或者做一点小小的投资,或者买什么东西,再买给他的同学。

  张文中:对对对,类似这种。

  主持人:我记得之前有一个美国很年轻的,现在是多大,可能只到了十四五岁,他就拥有了自己一笔财富,因为他刚开始财富原始的积累,就是从自己这一点点的零用钱赚起的好像。

  张文中:对,咱们也听说很多,包括美国,很多很年少就创业了,我当时我小的时候起码我看到这种东西,我觉得很纳闷,我觉得我比他好像差了很远,因为我什么都还不懂呢,现在回过头来想,跟他从小幼儿开始做理财教育很有关系。

  主持人:其实这个创业这个话题也是近两年特别热的话题,但是我们把创业更多的也是放在大学阶段,比如说前一阵子国家颁布的相应的规定,如果大学生出去创业,可以进行一些休学,学校是有一定支持力度的,还是像您说的,可能把整个观念都放在大学的阶段,其实如果有的孩子在这方面有一定灵性的话,可以挪到他们青少年的阶段,可以完成一小段创业的历程。

  张文中:对,不一定建立大公司才是创业,他搞一些,发发送送报纸,帮着同学、帮着社区。

  主持人:采购一些东西。

  张文中:做点什么事情获得一点收入,哪怕十元、二十元的,他能够做到这种事,他体会到了,他在那儿等待,他在那儿付出,最后我挣了十块钱心里非常高兴。用这些事例可能结合起来进行,比如说课程设立甚至教学方法上,能够去推动这个事。因为从小印到脑子这些理念,恐怕会影响他一辈子。咱们有时候我觉得可能是太过于实用,考虑的短期,因为大学咱们才认为好像具备这个事情,前期呢,咱们往往就忽视了一个投入,从这个角度讲,确实像美国、英国,它们一些做法确实值得咱们去借鉴,但刚才你说那个,比如说像美国都比较极端,像英美都这样比较极端,或者比较放得开,家庭关系,就刚才说的家务劳动他都要引入金钱,咱们以前批评金钱关系无孔不入,是吧?现在看来它有它的好处,但是我看到一些材料也发现金钱无孔不入,最后也会导致一些比较负面的东西,什么事情我都用钱了。所以想到这个,比如说看日本的一个情况,日本也倡导理财,但是它比较反对家庭中间的这种,特别孩子做劳务也付钱,因为它觉得会破坏家庭的和谐关系,这种关系会扭曲。国外大家知道孩子18岁撵出家门,跟父母的感情有时候很淡漠,就这种事情,因为东方民族还比较在乎家庭的,包括新加坡,它确实要节俭什么,确实培养你,但是家庭内部的事情是不是非要引入这种金钱关系,但有些家庭也在做,你打扫卫生干什么,给你一块两块的,也确实在做,但是从大的或长远来看,我个人认为任何的理财,国外可以借鉴的,可能方法理念,但是有些东西还有一个度,这个度要跟我们的文化传统什么的能够保持和谐,所以不要因为培养理财,把传统文化、家庭观破坏了,这个好像也不是我们要追求的。

  主持人:的确,刚才我们聊了英国和美国对于孩子的财商这方面的教育,我们再来看全世界被认为最聪明的民族就是犹太民族,他们对于孩子金钱的观念,更多的贯彻了一个核心的理念,就是责任,他们要让孩子知道这个钱是怎么流出的,又是如何赚取的,其实让他们更多像您刚才提到,要如何去学会节俭,您觉得这个方面是不是更接近我们东方民族的一些文化在里边,包括如果我们去把中国的孩子教育的财商里边,包含的内容我们如果要把它框在里边的话,您觉得都包括哪些?

  张文中:因为犹太民族确实是很能挣钱的民族,在理财方面确实有他非常好的传统,在这一方面我觉得咱们中国还是应该借鉴。但是可能有个问题就是在实际的过程中,您刚才讲的,它要求一个是尊重别人的财产,一个是珍惜自己的财产,这个可能跟有些制度有关系,你比如说中国为什么以前你会发现,咱们都是过的是一种集体生活,在理念上,比如说产权制度、企业制度、财产制度,它都是计划经济时候,都是国家的,咱们极端的情况下,文革的时候压根儿不会有私有财产,所以大家没有所谓的你的财产、我的财产之说,都是国家的财产。那么这样一来,你发现他们不可能有这种什么在金钱上互相理解的问题,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你发现咱们经济改革以后,产权越来越清晰了,而且宪法里面也规定了保护私人的合法权利是吧,咱们国家的物权法也出来了,逐渐逐渐树立了这个理念,所以它有了现实条件以后,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我要从你那儿取要付出什么代价,这种正常的一个交换关系,可能就更容易建立。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不管你课程如何设置,什么形式,最终应该有一种财富价值观在里面做支配,你不是把知识零星地分解开来,跟它板块碎片化给他教,教到最后你要干什么,是吧。最终可能核心的问题呢,还是能够有一个财富价值观的问题在里面。

  主持人:其实我们说中国尽管没有一个完整的关于青少年的财商教育的体系,但是其实零零碎碎的,比如前两年有一个从属特别火,就是《穷爸爸富爸爸》这个系列,我们经常玩大富翁那个系列游戏,也是相对于关于理财和关于财富的,那您觉得在零零碎碎的,包括丛书,包括游戏,可能再包括手机上的一些APP等等一系列的东西,在往前推进的时候,您觉得会给出哪些方面的建议?

  张文中:刚才《穷爸爸富爸爸》那个作者,就是提出财商这个概念的创始人,第一次提出这个观念。我觉得就是你通过游戏呢,可能很多人觉得它符合青少年一个特点,它的预热性强,他在那儿学,太枯燥他不学,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美国也把股票投资的知识,做成游戏来植入到一个课程中,我个人认为现实中我发现,大富翁的游戏,恐怕孩子们玩的时候过于重视游戏本身带来的愉悦,过关什么的也认识几个词,这个词那个词,经济名词、财富名词确实也认识了,但是往往忽略了背后那些,刚才说想培养他正确观念的这种东西,他是有缺陷的,你出书呢,确实也是一个传播渠道,但是你想青少年,他有时候认知能力、阅读能力可能会有问题,所以书这个玩意儿,它是很被动的一个宣传,因为我要不看,你出再多的书没用。

  所以我觉得要想推广这个事情,应该借助互联网,应该有一个多层面、多种方式来进行,利用很多手段来做这个事情,但从大面上讲,恐怕还得从政府、家庭、学校,我特别强调家庭,因为家庭这个可能对孩子的影响是最深的,光靠一个部门很难推动这个事情。再者说就是咱们国家的教育体制,跟外国不一样,你要在学校推这个事情,恐怕教育部门、主管部门,它要起到很大的作用,那么家庭这一块呢,我觉得像我这一代就已经没什么作用了,我孩子都工作了,二十多岁,已经没什么,而且我那代自己也没受过理财教育,我顶多刚才说不愿意跟儿子谈钱,慢慢这么长大。但是你发现现在70后的这代人,他的父母因为学历高,他们出生的年代正是理财、金融市场发展很全面,理财兴起的时候,他们本身就具有这个知识,他们孩子现在都是在青少年阶段,所以他们非常有优势。所以应该通过多层次、多渠道去推进这个事情,可能在中国,应该我们已经落后了,靠单一的手段恐怕达不到什么。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了,现在70后他们的孩子可能更多是90后或者是00后,那如果针对现在正处于青少年的这一批孩子来说的话,想具体地为这些家长,替他们请教您,比如说这个孩子在什么年龄段最适合开始去推进这个财商教育?

  张文中:我觉得这个没什么适合不适合,因为刚才讲到,不同年龄段,他切入的重点不一样,因为他的认知能力,幼儿园你跟他说太深有什么用,所以他不是个什么时候合适的问题,而是个什么年龄做什么的问题,所以体从幼儿就开始给他做这些事情,然后再小学、中学。

  主持人:两三岁的时候。

  张文中:对对对,不同阶段做这个事情,这个我个人不认为非得上高中才开始理财,那讲的另一回事,所以大家完全可以放心。

  主持人:那比如说像您刚才提到,因为在东方的家庭,在东方的传统观念里边,在家庭里提更多的金钱可能会破坏这种亲情的感觉,那您觉得以什么样的方式,比如说更简单易行一些,或者是外出,比如寒暑假兼职打工,还是做家务,还是怎么样您觉得更好。

  张文中:这个也有一个阶段性问题,他在很小的时候你就教他怎么认识钱币,大小可能慢慢知道,再大一点他自己会买东西,尽量的能让他去买,能让他再比较一下消费方面,能跟他的行为,日常行为相挂钩的,有很多支付,怎么获得钱,怎么支付这些事情能让他做。大一点可能你说的,比如报童,有些家人不让他干,这个非常有锻炼性,能让他出去做点事,短期的打打工。刚才我们说不太赞同家务劳动给他付钱,尽管这个也可能对他有一个促进,但是可能长久下来会破坏家庭关系,所以这点来讲,我们认为孩子还是应该接受中国的。

  那么实际上说到头,恩家庭教育恐怕是最基础的理财教育,它是起点,孩子上幼儿园,再一级一级往上走,再接触学校,再往大了接触社会,逐渐逐渐的他在丰富,所以家庭那是一个种子阶段,不管你怎么做,我自己体会,父母的言传身教是最好的老师,因为你父母如果是个贪财的人,天天就给孩子灌输你一定要做个有钱人,要不然将来穷死你,或者自己在行为方式上天天就是不劳而获,老希望通过打得麻将,弄点小赌,通常让孩子看到你,他长大也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主,你自己的言传身教,尽管您很穷,父母也穷,但是我努力地去做事,像很多穷人的孩子上大学多苦,他父母也没有职业,自己收破烂干什么,但是他这种精神,就是人格魅力实际上应该值得尊重的。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张会长今天做客我们的节目,也感谢各位的收看,更多精彩内容,我们也期待与您持续分享,我们下期,再见!

  张文中:谢谢!

 

(责任编辑:刘尚君)

热点推荐

SpaceX今年第7次发射  共向国际空间站运2.63吨物资

SpaceX今年第7次发射 共向国际空间站运2.63吨物资

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当地时间4月2日,SpaceX已成...

携手世界 为破解人类科学难题贡献中国智慧

携手世界 为破解人类科学难题贡献中国智慧

在蔚蓝的大海中,国际大洋钻探计划正在钻探地球的...

苹果允许用户彻底删除ID 重隐私者得天下

苹果允许用户彻底删除ID 重隐私者得天下

北京时间3月30日,据彭博社报道,苹果公司表示将在...

eSIM时代,运营商的末日还是新生

eSIM时代,运营商的末日还是新生

自近日中国联通宣布在国内首发Apple Watch Series ...

首枚会变色的“心脏芯片”问世

首枚会变色的“心脏芯片”问世

东南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院生物电子学国家重点实验...

“科学”号调查麦哲伦海山

“科学”号调查麦哲伦海山

海山是世界海洋生物多样性研究的热点地区。在国家...

别了,“天宫” 你是永远的“一号”

别了,“天宫” 你是永远的“一号”

2011年9月29日,你乘坐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离我们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