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对话
本期简介
杨玉峰66666.jpg
北京悦优博迈科技有限公司及高层领导简介。
栏目介绍
大型全媒体系列访谈《财经对话》以 “对话有影响力的人”为宗旨,真实记录各领域领军人物的追梦之旅,激...
精彩观点
《财经对话》嘉宾.jpg

糖尿病大数据:超8000种食谱可手机查“糖点值”

摘要
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技术的帮助下,糖友如何灵活选择食物,同时稳定血糖水平这个老大难问题变得即时、便捷、精准:准备做饭前打开手机APP,就能查到适合自己的健康食谱,食材用量和相应的食物对血糖的影响指标数据也一目了然,不用担心...
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财经对话》,据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患有慢性病的人群正在逐年的递增,而医患比例却是严重的失调,可以说我国的目前放慢性病的防控形式非常的严峻,那在一方面呢,我们的确是可以加强医院的队伍建设,而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做好日常的预防措施。而如何去预控,方式有很多,今天我们就一起来聊一聊,当互联网遇上医疗,会碰撞出什么。那今天我们的节目特别邀请到了两位嘉宾,一位是北京悦优博迈科技有限公司CEO杨玉峰女士。您好,欢迎您。 

  杨玉峰: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大家好。非常荣幸能够来到《财经对话》节目。 

  主持人:嗯,好的,另一位是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系教授马冠生先生教授。您好,欢迎您。 

  马冠生:您好,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来《财经对话》,和大家来谈谈,关于慢性病防控的相关的问题。 

  主持人:好的,再次欢迎两位,刚才节目一开始,我们就提到了目前我国慢性病的患病人数正在逐年的递增,比如说冠心病、,糖尿病、,高血压等等,这些病其实对于每个人来说都非常的熟悉。因为可能每个人的家里,可能都有几个人患这种病,所以患的人多了,大家可能就不那么在意了,但其实是如果这种疾病慢慢的发展下去,后果会非常的严重,甚至是危及到生命。马教授,您可以说是这个方面的专家了。那为什么我国现在患慢性病的人群会越来越多呢?这跟我们平时的一些生活习惯或者是饮食习惯有关系吗? 

  马冠生:那肯定是跟我们的生活方式是密切相关的,大家也知道就是最近,就是6月,2015年6月30号,卫生计生委发布了一个中国居民的营养和慢性病状况的报告,这也是有关我国居民的最新的,有关营养和慢性病这方面的相关的情况,像你刚才提到的,关于慢性病这样的为什么会不断地增长,当然和多种因素有关,其中就是和行为和生活方式是密切相关的,其中像吸烟,那吸烟在我们国家现在成年人吸烟的比例,差不多成年男性在一半以上。饮酒,另外一个危险因素就是喝酒,就是有害饮酒的,差不多有百分之十几,差不多11%的这样,就是有很多喝酒,他不仅仅是喝酒,他这个酒喝的量是过多,已经形成了对健康的一种危害。另外一种还有一个生活方式呢,就是经常锻炼的比例,我们仅仅才18.7%的一个比例,那就意味着百分之八十多的人是经常不锻炼的。 

  主持人:运动量非常非常少。 

  马冠生:运动是非常少,还有一方面是膳食,非常重要的一方面,从我们监测的数据来看,近二三十年的变化,是我们的膳食模式,膳食结构发生的很大的变化,总体来说呢就是我们吃的谷类食物,我们吃的粮食是越来越少了,吃的动性食物,就是鸡鸭鱼肉这类我们吃的越来越多了,因此就带来我们很大的变化,我们膳食的脂肪量是已经超过了,我们这样一个量的30%的比例,因此整个膳食结构出现了这样的一个不合理的现象。因此就是从吸烟这种危险因素,然后饮酒再加上不运动,不经常锻炼,再加上膳食这些种种危险因素呢,是导致我国居民慢性病不断攀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主持人:那说到膳食,比如说暴饮暴食或者是节食减肥,这些是不是也是造成慢性病的原因呢? 

  马冠生:它当然也是一种原因,它可以归纳到我们刚才所提到的这种膳食的。 

  主持人:不合理的饮食习惯。 

  马冠生:膳食摄入的不合理,对,另一方面就是包括咱们含糖饮料的摄入,也是在不断增加的。因此就是我们整个的膳食的变化,行为方式的变化呢,在二三十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主持人:现在吃的可以说是越来越不健康了。 

  马冠生:对,可以这么说,吃的不如以前健康了。 

  主持人:那杨总您对于这种我国慢性病患者越来越多的一个现状,您觉得还有什么原因需要补充吗? 

  杨玉峰:其实刚才马老师这边已经说的非常的全面了,然后从我们自己的一些体会来说的话,我觉得还有一点,就是可能很多人就像您刚才一开始提到的,因为身边有很多,越来越多这样的人。我觉得有一点,就是可能很多人就会无知者无畏,忽视了这个问题,在我们之前自己在做这个软件开发之前,做了一年的一个实验,有很多受试的对象是很有意思的。刚刚来到我们基地的时候,很多人基本上都这样说,比如说我宁可快活死,我也不肯委屈我这张嘴,或者说我有很多很多的应酬,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是我做不到。但是比如有意思的一点就是,一般一开始我们会给他们上第一堂课,比如说以糖尿病为例,很多人看到什么糖尿病眼病,糖尿病足啊,或者到后面有肾病的,比如说尿毒这些,他其实还是比较紧张的,然后他的行为吧,可以说受到点刺激会改变。 

  所以我觉得除了刚才说就是我们的,用医学上说,可能我们的基因是一种节俭基因,它趋向于选择一种高糖高脂食物的这种人,在食物匮乏的年代,他比较容易存活下来,现在你这个东西很多了,你不需要那么多,可是你还是很本能的吃这么多东西,这是有一个生理的调节在这儿,还有就是人的主观意识他可能不太在意,可能刚开始很紧张,无知者无畏或者因为种种的原因。 

  主持人:慢慢的就有点像温水煮青蛙了。 

  杨玉峰:对对,他可能迫于当下的生活的压力,他短暂的牺牲他的一些东西,他想就是可能眼前比如是升职,挣更多的钱压力更大,但是他忽略了这些问题,所以这些主观上的忽略,也是造成了这个人群越来越多的一个原因。 

  马冠生:对,就是刚才杨总提的这个非常重要,因为有很多的人他已经患了高血压或者糖尿病,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患了高血压和糖尿病,像高血压这样一个最新的数据,咱们成年人群当中是25.3%的人是发病的,但是呢真正在这25.3%当中,也就是一半多一点的人,他知道自己是高血压,在这里边只有三分之一的人他采用膳食,包括减盐,加强运动或者是通过服药来控制他的血压,而他的血压真正得到控制的比例也就是20%,而这个比例在西方的国家,就是在美国跟加拿大的这样的比例,就是他有高血压这样的人当中,他是80%的人他是知道自己有高血压的。那么差不多是一半的人,他的高血压是,他进行一些控制,包括减盐,包括增强运动,或者是通过药物来进行控制,因此他差不多有一半的人,他的血压是得到了一个很好的控制。 

  因此就是像杨总刚才说的,无知者无畏,正是由于有很多的人他不知道自己的血压情况,或者他知道自己的血压的情况,他认为不是一种病,它不会对健康造成影响,所以他对这种高血压、,高血糖、,糖尿病,他对健康的危害还没有充分的认识。 

  主持人: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对这些慢性病的知识的普及还是非常匮乏的。 

  马冠生:对,就是包括对一些知识的普及,对一些行为的改变,包括对一些体重,慢性病的管理,实际上我们是缺乏这方面的一些具体的一些措施。 

  主持人:那马教授,如果说这种慢性病,不断地蔓延下去,会给个人,给整个社会带来一些什么的后果呢? 

  马冠生:首先对个人来说,他要遭受很多的痛苦,像一些慢性病好比说糖尿病,糖尿病会带来各个系统的一个损害,像高血压,高血压可以增加猝死的一些可能,现在有很多例子,包括那些中青年的英年早逝的例子非常多,包括临床大夫的,有的是49,有的是30多岁,正好是在重要的工作岗位上,这里面包括一些骨科的医生,心血管疾病的医生和临床的医生,最近有很多这样类似的报告。 

  主持人:那患病的年龄现在正在慢慢的低龄化。 

  马冠生:对,一方面对于自己的生命,对自己的健康会带来影响。那么如果你家里边有一个疾病的,同时呢会对你的家庭的经济收入会带来影响。 

  主持人:带来负担。 

  马冠生:对,因为他的患病,他可能就会带来一个叫做残疾,尽管这种残疾不是我们说看到的一个肢体上的残疾,正是由于他的患病会影响到他对一个工作单位,对一个社会的贡献。另一方面要从宏观的来说,由于这些疾病它需要进行治疗,需要家人的一个陪伴,他需要更多的医疗这样的方面做一个投入。因此他带来的这种,会对社会经济带来一个很大的负担。因此就是从个人来说,对他的健康,对他的收入会带来一方面的影响。对于整个的社会经济发展来说,他会带来一个沉重的经济负担,有人预测说,如果你不对慢性病进行防控的话,那么今后带来的这样一个,它带来了一个经济的损失,可以用来抵消由于你经济发展,带来了一个收入的情况。 

  美国它有一句话就是印象特别深的,他就是拿肥胖来举例,他说如果美国人的肥胖它不进行控制的话,它将成为压跨美国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主持人:谁都不会想到,一个慢性病居然影响这么大。 

  马冠生:所以呢,这是我们必须充分对慢性病,它对我们个人,对家庭以及对社会经济发展,要提高认识,因此就是从而来及早的开展一些防控的措施,来控制慢性病的蔓延。 

  主持人:那杨总,在您的调查过程当中,您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呢? 

  杨玉峰:其实就是也是刚才马老师说到那些,它确实你得了这些慢性病,如果不比较积极主动的去预防和控制这类病发展的话,它确实会对社会和个人带来两方面的影响,有两个数据其实还挺有意思的,在我们公司现在主要是比较关注糖尿病前期和糖尿病患者这块,我曾经看过一个数字,我自己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也非常的震撼。就说中国每年因病死亡的人数里面,糖尿病合并症死亡的人占到了46%,相反那些重大疾病,比如说癌症啊一些心脑血管疾病的死亡率只有16%,这个是当时我看到这个数字,还是比较颠覆我想象的,就是中国是那个糖尿病人数最多的一个国家,已经超过印度了。每年咱们这个,我看过一个数字,说这个医保的支出里面,三分之一以上是被糖尿病的患者用掉的,而且更可怕的是,中国的糖尿病前期患者,就是说血糖有异常,但是还没有确诊为二型糖尿病的人,他在这个成年人里面,每两个人就有一个,50.1%的比例,算下来4.93亿,这些人如果不加干预,每年大概有6%到11%的人,会成为一个二型糖尿病大军里面的一员。 

  然后你想想就是每个家庭,我们原来大概算过一个账,那个数据还有点老了,就说用最普通的药,可能一年去做一次这种复检,住院这种,一个人大概要开支两万多块钱,这其实是很大的一笔钱,所以它会对整个社会的这种经济负担,家庭都带来比较大的影响,我们有很多用户,尤其是很年轻的,就四十岁左右,然后他们得了病,一方面是体能、精力下降比较多,另外可能对他们自己的晋职提升也有比较大的影响。 

  主持人:我也了解到一组数据,就是目前我们医患的比例是严重失调的,就拿糖尿病来说,可能现在有一亿多人患有糖尿病,但是却只有两万多名医护患人员在专门针对糖尿病的治疗,所以这种比例也是造成了很大的负担,那马教授,对于这种糖尿慢性病在不断地递增,我们该采取哪些措施呢,我们该怎么办呢? 

  马冠生:要是从公共卫生的角度,从整个国家的策略方面来看呢,还是应该是放在预防,就是重点还是在防,而不是说治。当然就是我们一旦得了高血压、糖尿病等等这些慢性疾病,我们肯定是要治疗的,但是最重要的还是防,因为实际上慢性病的发展,我们刚才提到了一些行为危险因素。但是就是我们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近年来我们国家居民超重肥胖的比例是在不断增长的。 

  就是近些年,无论是在城市地区还是农村地区,无论是在成年人当中还是在儿童当中,超重肥胖的人不断地攀升,因此超重肥胖本身就是一种疾病,同时它还是我们刚才所说的高血压、糖尿病,某种癌症的这种危险因素,因此对于超重肥胖的防控是至关重要的,还有原来我们认为有很多的慢性病,认为是中老年才得的,在这之前也确实是这样的,到中老年以后呢,我们这些慢性病它的发病率,发病人数才是多的,但是实际上根据我们现在的一个监测的结果,我们研究的结果会发现,就是在儿童青少年当中,实际上它这种慢性病已经开始。 

  主持人:在儿童青少年当中? 

  马冠生:是,因为我们分析了,就是我们把这个孩子,就是学龄儿童分成了三组,一组是正常体重的人群,一个是超重的,再一个肥胖的,我们比较它这样一个疾病的危险,就会发现肥胖这组的孩子,他要比超重的跟正常人群当中,他的高血压的比例,糖尿病的危险因素,或者是血脂血糖的危险因素,代谢综合症的危险因素,都要比超重的高,他们两者都比正常体重的要高。 

  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们对慢性病的防控,不仅仅要放在成年人,实际上就要把这个关口提前,就要放在儿童青少年的时期,就是放在一个早期,越早越好,这样的话才是一个长期的战略。如果你要算一笔经济账,实际上它的投入和产出也是非常合适的,如果你是进行这第二方面的早期的预防,就会减少今后用于治疗方面的投入,从整个的经济学的方面来说,它也是简单来说非常合算的一种方法。 

  主持人:的确不能等了有病再去治,而是要提前预防,虽然说起来很简单,但是我们都知道,我们人本身很多人都比较懒惰,而且大家也非常的喜欢享乐,真正的能控制自己的人其实比较少,那我们要采取哪些方式,去更好的做到一个预防防控呢,杨总在这方面您有没有一些好的理念呢? 

  杨玉峰:可能针对这个问题我们也有一些想法,不一定就是非常成熟,也想与请马老师在这儿给在这做一些更好的建议交流。因为我们一直在做这块,所以可能有些体会,我觉得从几个唯度来说,比如说从专业的领域,不管是从政府还是从专业的领域,我觉得可能要给预防,防控有更大的扶持,对受众做更多的科普教育。比如说像我刚才提到糖前虽然有4.93亿,但是有一个好消息是,糖前是可以逆转的,在英文里面说叫Reverse。 

  我曾经做过一个简单的调研,咱们国家可能糖尿病这块关注的比较多,书也比较多,像糖前这方面只有一本翻译过来的书,但是像在美国亚马逊上面,关于大概有四百本关于讲pre-diabetes,就是糖前的书。后这些书的每个书名,都起的非常有意思,很多翻译过来都是非常鼓舞人心了,这是你开启健康的second chance,就是第二次机会,或者说这是一个可以扭转的。 

  所以我觉得从政府和专业的层面来说,应该把预防作为一个重点,防控前移这是比较有意思,可能对普通的老百姓给更多的帮助,让很多的人求助有门,这个是很重要的。 

  然后从一个普通用户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可能,因为健康是一个,你可以说它是一个刚需,你也可以说它是一个软需求,当有病的时候它可能是一个刚需。那么我觉得随着生活发展水平不断地往前跑,应该至少一些,应该大多数的人,受过教育的人,他应该逐渐要有这个意识,就是健康是关乎他一辈子的大事,不仅仅就是说到老了那种,他其实可能跟他每个阶段的这种幸福都相关,所以他要有意识的去做一些,就是主动改善自己健康的事情,然后呢就是可能,具体给他们的这些指导,从我们这种,比如说服务提供者的角度来说的话,我觉得有几个方面要去落地,因为现在可能移动健康,移动医疗都挺火的,有很多公司都在做这些事情,但是真正提供给用户的服务,我觉得有两个点,应该是大家要去努力的。 

  第一可能要紧跟医学的最新发展,因为医学也跟其他的科学一样,它是不断地再往前发展的,所以比如说像健康饮食管理这块,它有些人可能说,道理我都懂,但是我做不到,为什么呢,可能我自己的理解啊,我从一个外行的角度来说,之前给的一些干预的和指导什么的,我觉得它过于教条了,就是把一个用户当成一个实验室的小白鼠,那就可能很理想,非常perfect。 

  主持人:降低了用户的兴趣。 

  杨玉峰:对,降低了用户执行的动力和依存性,所以就是说,你可能也要就是说,要与时俱进的去跟进一些,支持你这个业务理论的一些体系。另外一点从这个产品设计的唯度,我觉得要更多的有一点温度,什么叫有一点温度呢,其实每个人你在生活里面,你会有很多很多的压力,健康是很重要,但是它只是你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你做这个产品设计的时候,应该去尽量的Balance。比如说从医学效果上面保证它的一个trustworthy,另外从方案的落地,可执行性上面可能要多想一些。 

  所以如果是从政府,还有用户,还有就是一些服务的提供者,从各个唯度都去会做一些努力的话,我相信就是说,我们应该能够像你我这样的,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受众,体够更多切实可行的服务,让他们短期的看见到效果,而且这个方案是切实可行的,那么这件事情我觉得它就有比较好的未来,就可以普及下去了。因为只有更多人去接纳了这个事业,它就可以起来,就会有更多的人去受益。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主持人:理解理解,杨总您的意思就是说,尽量不改变患者原有的生活的这样一种轨迹,给他最小的影响,去带来最大的改变。 

  杨玉峰:对,因为比如说,因为我们公司做这个东西,会去follow一些最新的一些进展,那天跟马老师这儿也讨教了,可能之前我们对卡路里这个词已经很熟了,但是其实可能除了关注一些热量,它在一个合理范围去控制的话,更重要的是食物的比例,还有食物的来源。所谓的食物的来源很简单,比如说我不要去摄入反式脂肪,我要去尽量摄入一些安全的东西,完了以后各种食物的配比,不是那么机械的说,我一定要卡着算,吃多少克,在这种食物配比尽量合理的情况下,我们就可以去做到,按照用户的习惯去个性定制,因为每个人的基因其实也不太一样,所以有些东西它存在还是有点道理,所以我们是觉得这个是对的,就是您说的这个,尽量的去尊重他的习惯,以最小的改变来带来最大的收益,这个可能会让他有一种直接下去的动力,因为人是需要一个正向的激励的,如果我做一个事情,比如说一个女孩子,她可能最关注的是她的容颜,身材的改善,如果她看见效果,我想她可能比专家还要宣传的起劲。 

  主持人:那马教授,您认为觉得预防措施,借助互联网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式呢? 

  马冠生:应该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式,实际上刚才我们谈到了,就是影响慢性病发展,快速发展的一个主要的因素,就是一个行为的生活方式。而我们真正每一个人能做到的,能改变的,能掌控的,也就是我们的自己的一个行为方式。因此呢就是行为生活方式的改变,是至关重要的。 

  但是呢你谈到行为生活方式的改变,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也不那么容易,因为就咱们简单的说一个体重的控制,体重的控制我们刚才也提到的,肥胖的本身也是一个疾病,它也是其他慢性病的危险因素,因此我们如果能控制好体重,在很大程度上来说,就能控制好,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对于高血压,糖尿病就能起到一定程度的控制,而大家可能体重的控制很容易,实际上它是跟两方面有关,一个是跟我们吃,就是跟我们能量的摄入密切相关,再一个就是跟我们能量的消耗,就是动密切相关。但是作为一个公共卫生的角度来说,我们可能更多的是一种倡导。比如说饮食方面指南你怎么去吃啊,或者是你怎么去运动,这些方面有很多的一些指南。 

  但是这是针对一个群体而讲的,但是针对每一个个体,他就不一样了。因此就是说,一方面我们从整个公共卫生的角度,从国家的慢性病防控的一个大的角度来说,我们更多的是倡导,那么具体的每一个人呢,他就需要可以自己使用的,可以非常方便的,他能持续下去的这些的一些具体的措施。 

  主持人:还是需要私人订制的。 

  马冠生:因此我们回到这个,用互联网,把原来的一些不可能变成可能了,因为原来你想个体化的指导就比较难,你需要每个人可能是进行一对一的进行指导,那么我们有了一些互联网这样的一个手段,他就可以针对他个人的情况,对他的一些膳食进行指导,根据他膳食的情况,对于他的运动进行指导。 

  简单地说,就是我们手机都有运动的一个软件,实际上很大程度上就是来督促你,来每天进行运动的,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但是这只是一个简单,从运动方面来说,像杨总刚才提到的,如果他加上膳食的,包括加上他血压的,血糖的等等这些综合指标的,这样一个监测和控制,那么他这个对于个体化的指导,就可以实现。 

  主持人:可以说如果借助互联网的话,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减缓这个医疗的负担? 

  马冠生:对,实际上就是你在这个防控的,防的这样的角度是大大加强了,无形当中是加强了,通过互联网这种手段。 

  主持人:那杨总我知道咱们开发了一款软件叫做悦糖,就是专门来针对这块的,我们就拿糖尿病来说,这款软件怎么能够,比如说提前给我监测出来,我有没有患糖尿病这种风险的一个潜在的因素呢? 

  杨玉峰:是这样的就是说,像这种糖尿病风险的预测的话,其实国际上都有一些,得到专家认可的一些大型流病模型的算法,所以我们在做风险预测这块,就是通过收集一些,比如说你体检的参数,还有调研你生活方式的一些基本的信息,然后它由这个算法来做一个风险的评估,一旦风险高了以后,我们是主动的提醒用户,还是要让他尽快去医院体检来确诊,而且在这种提醒上面的话,我相信互联网,我所依托互联网的一些东西,可以做很多的工作。 

  因为现在要谈到什么,防控前移和预防的话,其实强调一个观点,就是全程和全人的参与。全程不是等到你得病了,你才会做这个事情,而是可能就像马老师说的,也许是从你出生开始,很多东西其实就需要有一个动态的监控和评估。完了以后呢,你这个人要参与进去,有很多信息采集上来以后,才能给出一个比较全面的评估,然后刚才您提这个问题,有了互联网这个手段以后,我觉得对健康的这个干预和指导这块,是特别有意思的一个事情,它确实能够大大的减低,比较稀缺的医疗资源的一个负担。 

  我们的理解是这样的,就是在整个医疗体系,或者在健康的管理体系里面,医生资源始终是最宝贵和最核心的资源,所以在这个流程里面,就说医生对各项这种信息,比如说你的体检报告,问卷收集来的这些参数,做一个非常权威和专业的评估,然后再给出一个性化的指导,这个过程,如果能够利用一些这种信息技术手段去让它智慧的,比较自动的在线或者是部分的重现,就等于是代替医生做这种重复性的劳动的话,就可以降低这个叫什么专业人员的这种工作的压力,同时对于患者来说的话,就得到一个非常成本低又及时有效的,你可以随时得到一个评估和调整。 

  主持人:因为现在像这样的软件有很多,所以我们都特别感兴趣的是,悦糖它究竟是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去帮助患者控制呢? 

  杨玉峰:其实说来这样,就像您刚才提到的,这个软件确实比较多,我得到一个数据,好像光糖尿病管理的APP,大概就有五百多个,也许还不止。那我们做了呢,可能我们的发力点这样,像我们刚才说,我们主要是集中精力在做数据解读,所谓的数据解读打个比方,就相当于我们这个业务放在医院里面,应该是属于营养科去做的一件事情,我们就是在模拟什么过程呢,就是模拟营养科的大夫去看你的各种各样的检测报告,就相当于一个数据解读的过程,完了以后根据他的经验他的智慧,对这些数据给出一个评估做再给出一个方案,我们就等于是用机械学习和自己独有的一个算法,去在线的一个过程。 

  主持人:这种检测报告是医院提供的,还是可以通过我们的软件测算出来? 

  杨玉峰:没有,我们没有这个资质去做这些事,所有的检测报告,都需要用户由由有专业有自治自资质的机构去提供,我们只是说解读跟我们做这块叫生活方式干预在医学上,简单来说就是饮食和运动,再加上一个营养补充,三位一体的一个解决方案。 

  主持人:那怎么干预呢,就像您刚才说的,不太改变他们的生活的习惯,但是却能给他们带来一些实质性的改变呢? 

  杨玉峰:是这样一个流程,就是说开始的时候,就刚才说,我们可能需要这个用户,输入他的各项信息,包括他体检信息一些,我们需要的比如说血糖、血压、血脂,还有基础的信息,体重、身高、年龄、性别,这个是做这个方案需要的一些基础的信息,完了以后我们云端的算法,会去解读他的信息,给出一个比较适合他的一个,就是怎么说呢,专业上叫food pattern,可以理解说相当于一套疗法,就是不用药物一个疗法,一个大概的模版块,完的在尊重用户习惯这块,我们怎么去做呢,我们会再进一步的去采集,他的运动和饮食的偏好,包括他有没有什么食物过敏,或者你喜欢什么地方的菜系等等这些,把这些信息采集完了以后,我们从我们后台的库,我们后台的库比较大,我们大概有十亿套不同的方案,尽量的挑出来匹配他习惯的东西推给用户,推给用户以后,因为它是在手机端的,它可以在它执行的过程当中,随时的根据它的实际情况做出一个调整,就说我今天跟着心情去换这个东西,然后后台会去记录他这个行为,在一定的时间段,比如说一周之内,给出他一个及时的点评。 

  比如告诉他说,你这周可能蔬菜吃的不够,蔬菜我们可以细化,比如橙红色的蔬菜不够还是怎么样,其实在后台就是通过这些大项的结构的这种控制的话,来让他怎么膳食模式能够比较合理,然后对用户执行的层面来说,因为这个方案可以根据你的实际情况及时调整的,他有一个这种比较人性,比如说以一周为单位的一个及时的评估和反馈,然后让下周去做一个调整,这样就能实现我刚才说那个理念,最小的改变,最大的收益,我们是这么来做的。 

  主持人:还是吃我爱吃的,只不过是控制一些量。 

  杨玉峰:对,因为我们曾经开过一个玩笑,就说所有不带量的这种建议,可能都是有点不太负责任,因为可以说吧,只要个食物是安全的,那么对于其实大部分的患者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吃的。无非是多一口,少一口的问题,这个就解决了就是说,如果你去医院因为他为了规避这个风险,他没法控制你这个量,给出他具体的指导,他会把一些带高危因素的东西,直接就给你禁掉,然后其实对用户来说的话,他心理上,你越不让我吃的,我可能越想吃,要不他可能就矫正过往,要不就对这个指导就放弃了,所以在这点上,我们是这么来做。 

  另外一个唯度,我们理解这个健康是一个非常场景化的事情,就是生活方式是个场景化的事情,怎么说这件事,就是说什么叫场景化,比如像今天下午我特忙,我要加班,那你给我制定好的这个方案,其实我可能没有办法去执行,我需要一个替代的方案,明天我可能要出差,我也特别忙,都是一些场景化的事,所以像这种解决方案的话,我现在是利用我自己做的一套指标体系,尽量的跟其他的一些环节,比如说外卖,在餐馆里面做糖食,还有一些包装食品的采购,把各个环节都尽量对接起来,然后让用户不仅得到一个量身定制的方案,同时在这个,我们把它理解为一种,可以给你叫什么,随手可得的一种服务,其实在这个服务的设计里面,已经做了一些个性化的定制和推荐,这样对他来说使用的成本就降低了,他也会觉得舒服一些。 

  主持人:可以说身边随时带着一个营养师。 

  杨玉峰:对,我们就是说可以打个比方,这个软件就相当于你随身专属的可以掌上营养师和一个健身顾问,而且我们做这个软件的时候,已经利用一些可穿戴设施,采集的数据,比如说你的心率,运动的速度,睡眠这些综合考虑了,就是在你的饮食和运动,每个人不同的状况下,再给你这个方案。 

  因为举个例子,动的多就可以多吃点,你动的太少了,就可以少吃点,像刚才马教授谈到的一些,酒精啊,还有固态脂肪,还有一些食用糖的摄入量,我们都根据美国的一个算法,给出了一些安全性的限制,一旦你超出了这个范围,就是这个软件会提醒你,做一些相应的补救措施。 

  举个例子,过两天过中秋节了,这个月饼实在是好吃,吃多了,那可能有一个办法能解决,去操场上使劲跑两圈,这个还是可以,对于他保持这个血糖的稳定,还是会有帮助。所以这个我们就是利用这个信息化的这种技术,尽量的去替代这个专业人员的部分的劳动,而且从各个唯度去综合的考虑,用户的情况,给他一个我们称之为更接地气的解决方案,同时把一些能够对接进来的服务,让他一键下达送给我们,把这个使用的成本,就是自我管理自我健康的成本给它降下来。 

  主持人:就像您刚才说的做到一个平衡。 

  杨玉峰:对。 

  主持人:那马教授,您怎么来看待悦糖这样一种模式呢? 

  马冠生:简单地说就是悦糖的这种模式,或者是其他互联网的模式,实际上一个就是评估,评估你现在的生活方式的情况,然后找出问题进行指导。那么原来这些,如果没有这种互联网的技术,这个过程是非常繁杂的。你需要进行膳食调查,进行监测,进行计算才能得出来一个,由于互联网技术的这样的带入,就把这些原来非常复杂的东西就简单化的。至少就是在每一个消费者来看的话,他是比较简单了,就告诉他指导他,根据他自己的情况来吃什么。另外一个就等于是个体化,每个人的情况是不一样的,通过这个互联网的技术,使每个人的,根据自己的情况,得到一个合理的指导。好比说我们说的,你在选择食物的时候,要考虑食物的一个升糖指数来选择,好比说糖尿病的人或高血糖的,他最担心的就是,他吃的水果会不会对我的血糖影响很大,我吃什么对我的血糖影响很小,实际上在医学上,他就有一个血糖生成指数,如果被没有被互联网技术的引入,他可能自己需要去查,自己需要去选择,他要有这样一个互联网的技术,他就可以随时来进行指导,进行个体化的指导,那么也可以发现他目前生活方式当中,存在着哪些问题,因为是避免的。因此从这些总体的角度,就是对每一个使用者的他这个行为,得到一个具体化的,非常合理的这种指导。当然就是互联网不可能解决。 

  主持人:所有的问题。 

  马冠生:最终还要每一个人具体的,你好比尽管我们互联网的技术非常好,我们的指导也是非常合理,但是还是需要每一个人去按照这些,它的依存性是怎么样,再一个它能不能持续下去,这是实际上每一个东西,关键的因素还是在人。当然就是互联网技术这个悦糖呢,是给予大家提供了一个非常方便,使用非常方便的friendly,非常友好的这种工具。所以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我觉得是他可能在改变生活方式当中,他是不知不觉的就能进行改变,从而他能受益。 

  主持人:那么您作为一位医学方面的专家,对于这些软件,您还有没有自己比较好的建议,还希望他们再融入些什么,能够更好的配合患者去预防? 

  马冠生:那就是需要一个,还是要有一个综合的考虑,因为现在就是单一的可能是比较多,有的是针对于膳食的,有的是针对于运动的,另外在整个的软件的开发过程当中,当然就是有一些医学背景的人,那么实际上还是应该更多的来跟这些不同的专业,实际上互联网的技术,实际上要把不同的专业的这样的不同的知识,不同的技能综合在一块,因此是需要一种整合、协调,这样的一个过程,实际上这个过程是比较有挑战性的,但是一旦整合好了,那么对于整个使用者来说,对于消费者来说,可以说是一个福音。 

  杨玉峰:我可以补充一下,刚才马老师提到的升血糖指数,这也是我们悦糖下的很大的功夫去做的,方便用户使用的一个小工具,我们有一个指标体系叫糖点值,就刚才马老师提到,可能像这个糖尿病患者,他去选择这个食物的时候,他特别关注这个升血糖指数,但是其实仅仅知道升血糖指数,还不能最终去衡量,你吃进去的食物对血糖的影响,因为除了升血糖指数以之外,就是这个食物里面的碳水化合物的含量,他的烹饪方法,最终还会影响,甚至比如说我看国外有需文献上,就是你加了一些调料,文献上说醋和橄榄油,其实最终会降低这个食物,除了升血糖指数,它还有一个叫血糖负荷的值。这个对用户来说就很复杂了,就说我要考虑选择什么样的食材,多少的量,然后我还要考虑这个烹饪方法,它必须就算不的清楚。像我们当时做这个的时候,就像马老师说的,是很多个不同的领域人在协同作战。 

  首先我们要去收集整理,升血糖指数的食物的库,完了要求要把这些各种食谱,我们后台现在有八千多个各地的食谱,然后我们大概又解析了一百多万外卖的,各个外卖的营养解析以后,把这个我们叫糖点值给他算出来,对用户来说的话,就把中间复杂的过程给他摒弃了。 

  主持人:给他们一个简单的一个结果。 

  杨玉峰:比如说以我自己为例,我一天是大概十四个糖点值的推荐量,这主要是考虑到我每天大概慢跑半个小时的基础上,如果我在家做饭,我有食谱和采购清单,每一道菜上面,都标注了用量和糖点值。如果我今天通过外卖来点的话,比如说百度外卖,然后你能看见,我们推荐给你的,本身这个推荐已经是基于你的位置和你的营养需求和个人偏好推荐的,每个食物上也有一个糖点值,你可以自己调配,你就简单的做一个加减,你就可以知道,怎么能够让你这个血糖控制比较稳,然后我们在做这个软件的开发过程当中,除了有医学,比如说营养学和内分泌的这个人的介入,我们在后台做算法这块,也是有很多不同的团队,有需要做自然语言食品,有做叫什么数理挖掘的,还有做食品开发的,有不同的人在一起,最终才能把这个体系做好,还有做食品的,食品还要牵扯到就是懂烹饪的,还有懂食品加工的,所以他真的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复杂的一个过程。但是好在现在这个技术手段,已经足够去支持这些不同的团队在一起协作,最终带给用户就是一个简单应用比较友好的这么一个工具。 

  主持人:因为现在这种软件太多了,对于用户来说,我们可能不知道该怎么去选择,什么样的是适合自己的,什么样的又是比较有专业资质的?那马教授,比如说您作为一个普通用户,您会怎么来选择这种软件呢? 

  马冠生:我可能会觉得,一个是它使用方便不方便,再一个它开发的背景,当然我是有专业知识的,我很快能了解,它这个开发的过程是不是比较科学,比较有依据,有一个强大的科学背景,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当然作为一般的老百姓,可能是不了解这些,因此就需要大家一些,就是在对你这个软件开发成熟了以后,你还是要办理一些最基本的理念,最基本的过程给消费者去做一个简单的介绍,让消费者知道我背后的一个真实的系统是什么样的。 

  主持人:那杨总,您这方面比较专业,您怎么样给消费者提个醒,他们该怎么去选择这种软件呢? 

  杨玉峰:我觉得马老师刚才说的已经很全面了,一个是这个东西要方便应用,就是从互联网角度来说,我们特别强调用户体验,然后用户体验是比较重要的一点,因为如果不好用,他可能会放弃。但是我自己的理解,就是移动健康和移动医疗这个领域,它和一般比如说我们微信社交这个软件有一点不一样的,其实这个产品背后的这个专业背景,我觉得是很重要的。 

  就是你一定要选择,怎么说几个点,我自己的理解,第一就是这个开发的过程,它引用的这些文献什么的,是经得起专家的敲打的,换句话说来说,像我们自己做的软件,因为请了很多北医的博士,去做这些文献的梳理,有一个小细节,他们做过来的report,我们一定要问,就是你做的这些文献调研的样本量,时间的长度,然后发表的影响量因子他是可信的。 

  第二点就是我自己的体会,因为这些个软件我也用过很多,就是我刚才强调的,就是这种理论更新的及时性其实很重要,如果说比如我现在可以看到,很多这类软件,他会强调做一个,就是比较传统的一个膳食结构,分子来了分解了以后然后放在这里散发出多少热量,这个从理论上来说,我觉得它挺好。但是从实际上,我们大概七千多个用户调研,95%以上的用户是不会做这个事的,他觉得很烦,因为他也估不准那个量,所以就强大这个能力,一个是这个理论,它是可信的,另外这个理论它一定是与时俱进的。另外一个的话,可能有一个小的建议,可能我觉得中国将来也会跟随美国的步伐,就是对这一类软件呢,会有像马老师他们这样的一些权威人士和权威机构,给出一些这种评级,我觉得是最好的。 

  主持人:提高一些门槛。 

  杨玉峰:对,提高一些门槛,因为像ADA,就是美国糖尿病集团协会,他们每年以前都会推,探讨几个这种的应用,就是起码他推过来的应用,我觉得在专业性上一定要有保障。因为如果专业上不靠谱,你这个软件再简单运用,你只是一个一乐,那你没有解决用户的问题。对于这类用户来说,他最大的痛点是解决我的问题。比如说我要降血压,那我这个血压真的要有改善。我要减肥,我要非常健康的能减下来。 

  所以这个理论舆论体系的支撑,还有他的这种与时俱进、应用型这三点,我觉得作为普通用户来说,是比较重要的。但是可能对一般用户来说,专业性这个是很难去评判,所以可能最好的,还是有一些权威的专家和机构来牵头组织一下,有一些这种评级什么的,我们是特别欢迎这样的事,要不然这个市场鱼龙混杂,就是真正做事的人,可能会被一些特别能忽悠的人,我觉得把这市场搅黄了,然后最后也会误导了消费者,因为像减肥的这种例子其实是最常见的,我们也接触过一些用户,还是比较痛心的,就是盲目的节食什么的,节到一个最极端的例子就是,因为过度节食以后,他的代谢检测,他的氨基酸就跟神经氨地质有关的氨基酸都少,就得了比较重的。 

  主持人:还是要有一个权威专业的指导。 

  杨玉峰:对,我觉得这个还是很重要的,可能对一般的老百姓,现在没有这种权威评判的情况下,可能更多的去了解这个团队的背景,他做事的这种逻辑和方法,我觉得可能是一个貌似可行的方法。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两位今天作客我们的演播室,那么也在这里提醒观众朋友们,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提前做好预防,那不管是用什么方式,都一定要身体力行坚持下去。好的,更多消息请持续关注中国经济网,咱们下期再见。 

访谈现场
《财经对话》现场2.jpg
主创团队

  策划:郝红波

  摄 像:王 蒙 王泽彪

  平面设计:刘佳男 杨之诚

  技术支持:赵世楠 郝雅荃

  剪 辑:于 超

关于经济日报社关于中国经济网网站大事记网站诚聘版权声明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纠错邮箱
中国经济网法律顾问:北京赛思博律师事务所    经济日报报业集团法律顾问: 大嘉律师事务所
中国经济网 版权所有 京ICP证140554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18510915000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