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对话
本期简介
未标题-1.jpg
本期嘉宾为安徽天健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第十届、第十一届安徽省政协委员孟行健先生。
栏目介绍
大型全媒体系列访谈《财经对话》以 “对话有影响力的人”为宗旨,真实记录各领域领军人物的追梦之旅,激...
精彩观点
精彩观点副本.jpg

孟行健:整顿地沟油需要斩断当前存在的利益链

摘要
孟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共餐厅的剩菜剩饭是地沟油的主要来源,处理这部分需要斩断当前存在的利益链。
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走进今天的财经对话,我是主持人雨婵,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安徽天健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第十届、第十一届安徽省政协委员孟行健先生,欢迎您。欢迎您孟总,首先跟我们的观众打声招呼。

  孟行健: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节目一开始,我先问孟总一个问题,现在工作非常繁忙的情况下,在外面吃饭的机会多吗?

  孟行健:基本很少,有的时候出去也是无奈。有可能的话,大多还是在家里吃,愿意在家里吃饭。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了无奈,表达了真切地心情,确实现在很多人越来越少的在外面去吃饭了,为什么呢?不是大家时间闲,也不是大家越变得来越勤快了,而是现在大家觉得在外面吃饭的安全问题越来越严重了,经常听到一个词叫地沟油。孟总来跟我们先说一说啊,这个地沟油,所谓的地沟油,它的源头在哪里?

  孟行健:地沟油呢,其实从广义上来讲,它是一个废弃油的一个泛指,包括我们在中国的特指的名字叫地沟,关键词在地沟上。所以就是在地下管道以及一些井,它的交接的地方会聚焦那些油脂。然后呢有很多人把它捞取以后呢,进行深加工和提炼,提炼的和我们的正常的食用油差不多的状态,但是里面还有很多的致癌的物质。

  这就是地沟油的名称,关键词在于地沟,那它的源头在哪呢,其实它的源头不在于地沟,地沟已经是末端了,它的源头在于上端的厨房。

  主持人:它的上端。

  孟行健:上端的厨房下来经过管道和井到了地沟,真正的源头就在于厨房,厨房在中国来讲分为两大类,一个是家用厨房,还有一个就是公用厨房。

  家用厨房这一块,现在中国每个家庭从自我节约和卫生角度来讲每一家的量都不大,但是整个中国也不小。但是这个问题在中国目前的状况下也不好处理。那就交由了下游的污水处理厂去处理了,这是一个解决的方案。

  目前最主要的、中国危害最大的、也是它产生量最多的,突击爆发的是家庭以外的公共厨房,公共厨房那一般就是指餐饮业这一块,无论是食堂、小餐、大酒店,只要是非家庭之外的,这些都是中国需要整治的范围,我们中国的地沟油,基本上都从那里出来的。

  主持人:源头在厨房。

  孟行健:厨房,对。

  主持人:其实刚才提到了,其实大家广义的理解是地沟油是从沟里出来的,其实它的罪魁祸首是在厨房。

  孟行健:是。

  主持人:那既然我们找到这个源头了,那我们如何去斩断这个源头呢?

  孟行健:是的,这就在中国来说,源头找到很关键。厨房呢,一说到厨房如何转变的方案和方向上呢,有两块,一块是厨房我们经常洗碗洗菜,剩余的那个水,它要正常排到下水道去的,这是一个源头,叫下水,我们称为下水,这里面就有很多的油脂在盘子里面,它随着洗碗水进入了地沟,这个源头,如果通过一种方式把它处理掉,就可以遏制它进入地沟。

  我们自从2001年以来,我们公司一直在研究这个产品,研究以后现在做成了一套全自动的解决方案,国家住建部也把它列为重要标准了,也就是现在全国,各个企业,大家都共同用这种产品或者类似的产品,在解决它下水的油水的分离问题,以免它进入下水道,这是一个源头的决。

  我相信这个方案,可能随着企业做的越来越多,政府越来越重视,源头会慢慢会缩小,第二个最关键的是,是上端吃剩菜剩饭,这个是最关键的,那么剩菜剩饭里面含的油脂非常多,目前这个方面有固体有液体有混合物,还有很多的化学成分,这里面的东西非常的复杂,针对这一块,是中国非常复杂难解的一个问题。

  国家十二五以来,也把它列为一项重要的事情在做,这个才是杜绝地沟油,国家抓的重点的一个地方。就是说怎么杜绝它,全国各个方面,各个企业都在想一些的办法,我们天健也是其中之一。

  主持人:我前两天看到一个朋友发的朋友圈,是在国外,说天空很蓝,每天都在吃这个炸鸡啊牛排,然后下面就有人评论就说,说小心地沟油啊,然后这个朋友回复说,在这里没有地沟油,其实也想帮大家问问,其实在国外真的是这样吗,真的像大家所想象的这么好呢,目前在国外地沟油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孟行健:国外对食品安全抓的比较严格,像不达到标准的油,它不会重新再流入餐桌,如果流进来,它的处罚力度很大。

  我在全球各个地方走,无论是欧洲、澳洲还是亚洲这一带,基本上经济稍微发达的国家比较重视,当然了处理的方案上来讲,他们因为重视所处理的方案也非常的严谨。所以它有地沟油的可能性,据我了解是很少的。

  中国其实也不是说它不重视,中国也很重视。但是问题是中国发展的阶段内,有很多重视的到位的程度不够,所以导致它的有疏漏的地方,导致它漏出来了。在国外地沟油真的不需要担心,但在中国还是有些担心的。

  主持人:那现在中国毕竟面临着这样的一些情况,我们说遇到任何困难的时候,我们就要想办法去解决它,那目前在这一方面处理的现状是怎么样的呢?

  孟行健:中国来说是难题,在国外我看见过人家的解决方案,基本上来说,考虑到政府重视,技术的先进性、研究性的话,都花了很多年的时间。特别是我去年去韩国,韩国用了十年的时间,整顿韩国首尔餐厨垃圾的资源化利用,做的非常好。

  韩国与欧美和中国的饮食文化不同,它的饮食文化里的相对用油很少。它的解决方案跟中国来看不完全匹配,所以韩国就把欧洲的技术拿来,到亚洲进行研究,形成了一个亚洲的解决方案,非常不错。

  那中国现在遇到的问题是什么呢?目前整个地沟油产生的源头,因为它的复杂性跟人文的因素有关,它整个的这个链条分为三大块:第一是它产生像收集问题,一个是收集和整理问题,这个是地沟油最主要的源头;第二个,你收集了以后,要进行运输;第三个,就是运输以后的下一步处理,这三块。

  现在我们的难题呢,基本上在于前面的运输这一块,因为后面的处理技术,现在在中国甚至亚洲这一带非常的成熟。

  中间的运输环节问题也不大,那就是一些车辆的配置,人员的管理,问题都不大,最主要是前端的收集,前端的收集是一个人的观念的问题,中国最难管的是人,所以现在会有这个难题。

  为什么会难呢?主要是因为有一些成分复杂,另外还有一些利益问题。我们中国原来现状是什么呢,现在这个剩菜剩饭呢,都是郊区的农民或者是养猪场,他把它在半夜三更的时候,把它拿去喂猪,拿去喂猪以后呢,那猪有了饲料吃就长肥了,把它卖了,是这种方式在处理。

  拿去喂猪它有原料,现在你要断绝它的时候,这个就涉及到利益的问题了,小饭店大厨有的时候还觉得,有人帮我打扫卫生,他把脏东西拿走了,我就不要打扫卫生了,现在怎么办呢,等等这一些类似的问题,有一定的小的利益链,有一些小私心的问题,导致管理起来非常复杂。

  特别是这个油,油它是资源,他不光是喂猪,他把那个油撇出来去炼,炼成这个地沟油,地沟油卖的价格也挺贵,所以这就是一个利益的链条在里面,导致不法分子在这里头有操纵,这是中国的一个最大的难题。

  主持人:我觉得可能还是人心的问题,如果大家都不这样去做,那这个难题至少可以解决一半了是不是,而且在这方面,是不是处罚力度有点小?

  孟行健:是的,国家对这方面的处罚力度呢,其实本来也有大,政府是很重视的,2011开始发文的,发文关于全国这方面的整顿办法。

  在2010年国务院36文件,专门针对于传统资源化利用发了文件,但是它在执行的过程当中,涉及到我们中国的发展阶段,人员的素养,不同层级的人员素养问题,执行问题,监管问题,这个都是一系列的问题,所以导致它执行起来的有效性还是有待于考究的。

  主持人:我们说地沟油这个问题,一定要引起大家的重视,因为和每个人的健康息息相关。所以我们说,其实它是一个食品安全范围的问题,虽然我们说,在外面吃了不健康的东西,回家拉肚子,会有一些不舒服,但是这其实只是我们表面看到的,它真正的危害会是怎么样的,给我们介绍一下。

  孟行健:其实地沟油也好,餐厨垃圾的影响也好,对整个社会和老百姓的影响,真的非常大。我们通过这些年研究以后,发现有第一个问题,我们经常吃饭的时候猪肉很多,剩下来的猪肉和猪油,人把它拉过去再喂猪,也就等于猪在吃它同类的肉,这种情况就像人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要吃人肉来延续下去,这样下去对人的基因来说会发生变化。这是非常大而且是潜在的生物基因的危害问题,非常非常大。所以说现在的猪肉为什么没人敢吃,是因为它发生基因变化了。这个是第一个,同源污染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地沟油的油本身在提炼的过程当中,它里面含有的成分有致癌的物质,所以使人吃完了就是亚健康的状态,也就是细胞癌变的变化,这个国家的很多的报道中都有,不断地有,所以这个油对人的健康的影响的确太大。

  第呢,其实这个油,排到城市下水道以后,它把城市的下水道堵住,因为油有黏性,它粘在井的边缘和管道上,同时又粘上其他的东西。这样城市的管道,会不断地由原来设置的,像一米左右的管径,不断地会缩小,最终会导致城市无论是雨水还是污水,在排放的时候就会遇到很大的问题。

  在2012年我记得北京的一次大水,其实跟我们北京的老城区下水道的堵塞,是绝对的关系,所以这个城市的危害是非常大的。

  第就是剩余物怎么办,这个垃圾,它在运输的过程当中呢,像小商小贩用一些脏兮兮的桶,把那油滴的到处都是,剩余的剩菜剩饭,整个城市的地面都是这样,这个给城市的环境也造成了很大的污染。

  还有一个呢,就是他把这个东西如果不去喂猪的话,我说到喂猪的话就有同源污染,不去喂猪的话,他就要去处理,怎么处理呢,如果他去焚烧,焚烧的时候它会烧出来那个某种化学成分,对空气污染非常大。

  如果不去焚烧呢,它就得填埋,如果它埋到地下去以后呢,它对地下的水源和土壤物,这个影响又非常大。所以这个餐厨垃圾的剩余物和地沟油,真的是一个国家很致命的一个问题,很难解决的一个致命的问题。危害很大,对老百姓的危害都非常大。

  主持人:刚才您也提到了,关于餐厅的垃圾处理问题,首先是一个大的难题,另外确实给我们的食品安全问题,带来很大的困惑,那对此我们国家有没有什么相关的政策,法律法规去对它进行制约或者是改善呢?

  孟行健:国家其实已经开始重视,从2010年开始已经重视这个问题了,国家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在26号文明确就有关于中国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和整治办法。这个文件 2010年就下发了,而且2012年,国家十二个部委联合发文,在全国找33个城市做试点,看这33个城市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解决地沟油的问题,这个在三四年前已经开始了。

  那么到2012年末的时候,国家高级人民法院,高级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三个部门联合发文,是关于严惩地沟油,打击地沟油犯罪的文件。

  从去年初的时候,上海有一起案件,五个人因为地沟油,被判了两年,罚了一些罚金。从政策角度看,说明国家在四五年前,已经意识到这个事情已经在中国的发展过程当中,已经摆到日程了。但是经过这四年多下来以后,从结果来看呢,其实并不理想。像刚才讲到的原因一样,结果并不理想。

  所以国家也一直在探索这个问题,怎么能用有效的办法,把地沟油的源头切除,把资源化的问题用起来。

  主持人:那我们天健环保在这方面,经过多年的研发,提出什么一个好的方案或者是措施,来跟我们分享一下。

  孟行健:其实我们公司的企业定位,就是定位在环保的领域,所以我在这个领域下的功夫也的确不少,不断到国外去调研,去新加坡、日本、韩国、德国、澳大利亚等等,去研究到底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案,来配合政府来做这件事。

  作为一个企业,我们虽然力量不大,但是我们可以从技术上去钻研,经过我们这些年的研究,对于刚才说的源头的两一块是下水的问题,我们有了一个非常好的解决方案,2011年开始我们产品就问世了,问世以后也得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在中国目前至少有上万个企业餐厅,在用我们的产品,这样的话使地沟油在下水这一块,能得到杜绝。

  同时这是一个产业,不光我们自己在做,我们的产业形成以后,在中国还有很多的其他的企业也一样在治理下水的地沟油,这样就会得到很好的控制。更难的就是刚才说的上端的餐厨垃圾剩余物的问题,剩余物经过我们的研究和调研,发现下端的处理已经有一个成熟的方案了,我们集中精力把焦点聚集在收集运输方面,而收集运输是死穴,这是中国这四年来,不能够把这个方案很好的推行下去的死穴。

  如何把这个死穴有效的解决是四年多来,我们公司着力研究的。我们的解决方案是用一个自动化的、非人为因素的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人为的解决就很麻烦,你让人去收油,人把油收哪里去了你怎么管?城市那么大,你怎么管?人把油收哪里去了,他是喂猪了?还是真的收到下边你指定的地方?没有办法管,所以这就是人为因素导致的,城市管理的困惑。

  而我们现在就是把人撇开,不需要人,我去研发研究了一套机器,全靠机器人,我们把机器人往那一放,我可以把你上边的剩余物,把它分开,干货的干货,油的油,水的水,分开以后,来接受政府的监管了。

  政府知道干货去哪里了,油去哪里了,随时能够发现,这一个城市里面多少家酒店,出了多少油多少干货去了哪里,这样一整套的产品技术,加上整个互联网管理,这是一个针对方案。

  主持人:那您当时做了这样一个方案的时候,是不是也考虑到它的可行性,那您当时的依据是什么呢?

  孟行健:一个产品或者方案的执行的可行性,主要是考虑到四年多来,为什么很多方案技术也有市场推行的效果不是很好,就因为可能在某一个人的,或者在某一个点上的问题没能解决,导致它的可行性欠缺,而我们这次的可行性是什么呢,公司是顶层设计,是设计到整个链条里面的,每一个人或者每一个单位,他都能能够安心和放心,在这个基础上设计的时候,这个可行性就很大。

  比如说政府现在最担心的是,这个油我给你去管理,那你给我管哪里去呢?你会不会把他成地沟油呢,我又不知道。所以政府是不是会有不放心所以我们这个设计就是加上我们自有的,自动化的收集以外,另外加上了互联网+这种的方式,也就是说我们的设备,里面有发生器。比如说一个城市有两千多个酒店,这两千多个酒店放的这种设施,每一个设备有发生器,发生器里面随时收来的油和水和干货,在政府的监管后台里,随时出现。

  这样的话,所以随时城市的管理落入他的手中,政府就放心了,政府一旦放心,这个事的可行性就很大,所以这个可行性第一顶层设计是政府放心,就通过互联网的方式,通过互联网的智能化管理方面去实现。

  第二个,这个油你拿来去哪里?由政府指定,他指定了我们现在油的用量很多,用在我们生物柴油的提炼上,政府会指定一个对接单位,看到你下来多少油,他收了多少油,一比对,一滴油也跑不了,所以这种情况下政府就放心,整个产业链才有可行性。

  从技术的可行性来讲呢,产品技术的研发上和实践上,我们已经做了三四年了,都围绕着这个问题,现在从监管管理的可行性上来讲,现在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智能软件的开发,智能化城市的建设来看,基本上完全可以实现。

  主持人:那您希望在这个方案的解决过程当中,政府职能能给您提供怎样一个方便呢?

  孟行健:其实我在设计这个方案的时候,考虑到这是政府的大事。但是现在政府要做这个,一方面他要拉钱来做这件事,财政要出钱很多,一个城市要真的做起来要出很多钱。第二个政府要出人去做,出人去做的话就涉及到人员编制问题。第三个,政府要去加上人员管理的问题,这就是作为一个大政府做的一个事业化事情的难题。作为一个企业来讲,我们想给政府减负担,不希望政府做这些事情,企业把一个相应的模式设置好,产品的技术设置好,政府要做的事情就是决心。

  政府要不要下决心把它搞好,这个很重要。我们很多政府表面上下的是决心,一定要搞好,但是事实当中,推进的过程当中,遇到一些困难,或者一些阻碍,或者有其他的一些不好的,比如编制问题的时候,就把事情放下了。这样的话可能是这个方案最大的失败。

  这个方案它如果执行好,主要政府下决心,这款方案完全可以执行的很好。所以对于政府而言,一个决心,它的决心体现在哪里呢,它需要跟酒店,跟酒店业要达成共识,这个酒店必须纳入到政府监管,你不能随便把它私下里把他放给收垃圾的,如果一旦发现,我怎么处罚你,政府出台这样的一种措施就OK了,然后在监督检查上面下大一点力度,其他方面不需要政府做什么,我们企业会设置一整套的运营思路。

  主持人:我们经常提到,听到一种说法,就是关于餐厅垃圾资源化,那就目前中国的情况来看,您觉得下一步会有怎样的发展,它的前景会怎么样?

  孟行健:餐厅垃圾本来大概说到的,都是一些很不利的因素,这个垃圾给社会和人造成的很不好的影响,其实它是一个宝贝。

  第一、油,餐厨垃圾出来的那个油,现在中国有350万吨的这个油的提炼能力,但是因为闲置的问题,这种油不能集中,设备没有原料,所以闲置在那里,这是中国的一个资源浪费,如果有效的把这个产业链激活的话,那么后面每年300万吨的生物柴油的提炼就会成型,这样的话减少对石油的依赖,以及降低对空气污染的碳排放量,所以油的作用很大。

  第二、干货,剩余的干货呢,下面油有干货的垃圾处理,他处理的产品,下端产品有很多种,一种是他可以做成肥料,这种肥料可以去给一些花木做一些营养,还有它可以做成发电,燃烧去发电,这样给城市电网增加一些电力能源,还可以像韩国,它把它做成天然气。给汽车加气,我们中国现在希望对石油的依赖减少,就采用气的方式,加气的方式作为燃料,这种时候气就会不断地使用。

在韩国整个的公交车,全部通过垃圾练出来的天然气,然后去给它作为动力,所以它这是一个资源化的东西,这样的话这样一旦处理,气把前端的危害性把它杜绝了,彻底根除了,另外又把资源化又用起来了,把能源化又增加了,所以这是一个对国家,对老百姓这是一个千秋万代的事情。

主持人:孟总,那天健环保企业的,企业的定位是怎么样的?

  孟行健:其实从我们企业发展角度来看呢,定位是在环保的领域,环保的范围很广,对我们企业的发展,在原来的基础和产品的技术上,我对未来的定位主要是在餐饮业油的处理技术方案,和整个智能化管理方面。我计划用二十年的时间去推进它,彻底的用二十年时间和我们国家其他的有志之士和企业,对环保有兴趣的企业共同努力,二十年的时间,彻底地把中国的地沟油清净,还有餐厨垃圾的集约化。

  主持人:其实我们觉得,告别地沟油可以说是我们所有人的心愿,刚才我们也提到了,通过我们国家的相关的一些法规,然后通过像一些环保公司的,一些新的方案和理念,以及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有一点就是,从事餐饮服务行业的良心账,也非常非常重要,我们希望吧,我们也祈祷,我们能在食品安全方面,让大家越来越放心,然后我们早日地告别地沟油。

  今天也非常感谢孟总作客我们的节目当中,欢迎您,谢谢您的到来,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下期再见。

访谈现场
现场3.jpg
现场2.jpg
现场1.jpg
主创团队

  策划:郝红波

  摄 像:王 蒙 王泽彪

  平面设计:刘佳男 杨之诚

  技术支持:赵世楠 郝雅荃

  剪 辑:于 超

关于经济日报社关于中国经济网网站大事记网站诚聘版权声明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纠错邮箱
中国经济网法律顾问:北京赛思博律师事务所    经济日报报业集团法律顾问: 大嘉律师事务所
中国经济网 版权所有 京ICP证140554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18510915000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