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对话
本期简介
头像.jpg
女,1973年3月出生。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曾经是标准的传统媒体人,原任光线传媒电视剧部总经理。2011年7月,担任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 。
栏目介绍
大型全媒体系列访谈《财经对话》以 “对话有影响力的人”为宗旨,真实记录各领域领军人物的追梦之旅,激...
精彩观点
QQ截图20150203112625副本.jpg

李黎:优酷为“平民草根”搭建展示才华的平台

摘要
优酷作为中国网络自制节目的领头羊,在中国网络自制节目初步发展阶段已经取得了不俗的成绩。现如今,网络自制节目更是受到了众多视频网站的青睐,在如此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优酷是凭借什么优势一举夺魁?
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好,这里是《财经对话》,我是雨婵。我们看到,近年来,网络自制节目发展迅猛,各大视频网站也纷纷推出了自制节目,获得了网友们的追捧和喜爱。我们看到很多节目的点击量轻轻松松就过了亿。对此,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李黎女士做客到我们节目当中。我们看到在她的带领之下,优酷土豆集团陆续推出了《晓说》、《侣行》等优质的自制节目,也受到了业界及观众广泛的认可和高度评价, 那她本人也因此被称为是“新媒体的金牌制作人”,那我们也看到大家对李总是非常喜欢。今天我们非常荣幸请到李总,和我们一起聊聊关于中国网络自制节目的发展。首先欢迎李总做客我们节目当中,跟我们的观众打声招呼吧。

  李黎:观众朋友,大家好,很高兴你们喜欢看我做的节目。

  主持人:节目一开始,李总,跟我们来先说一说目前我们中国网络自制节目发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李黎:其实如果要说中国网络电视节目,我觉得刚刚开始也刚刚起步,所以其实这个时间如果做一个节目,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简单的。我觉得今年、从2015年开始应该是爆发的一年,未来会百花齐放,有更好的互联网的节目呈现给大家。

  主持人:其实我们看到,在2014年自制节目《侣行》是获得了很多很多的奖项,比如说在第六届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上是获得了优秀原创网络视听节目的奖项,而且在之前也是获得了中国最佳网络节目的这些大奖。首先今天我们非常荣幸请到您,让您来给我介绍一下,这部剧你觉得为什么会取得这么大一个成功,之前有过什么样的设想吗?

  李黎:其实这个节目火,我觉得当我刚刚看到他(张昕宇,《侣行》的主人公)有五秒钟自己拍的小视频的时候,我就笃定它会火了。你要说它为什么会这么火?其实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想完成自己小小的梦想,通过他自己的努力完成了。

  先跟你说说那五秒是什么,当时我看到是一个戴着防毒面具的,完全看不到是什么,在一个活火山脚下,那个岩浆滚滚,他打开了一个红色条幅,那个条幅写着“中国”两个字。但是瞬间红色,就像你衣服这样红的的颜色瞬间变白了,当时我就问,我说这个怎么瞬间变白了?因为咱们都是做视频行业的,非常清楚他们有剪辑,在瞬间两秒钟变白,这个其实反映当时的环境强酸非常大,他也跟我说,他说这是强酸腐蚀。那如果这样的话,意味着这个活火山下边是有生命危险,非常危险的。

  然后我说那你为什么要打开这个红色条幅?他跟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我是一个卖豆腐起家的,然后我想环游世界的时候,我想开着船环游世界,这个时候就得去国外考船长驾照,因为国际驾照嘛,当他报名的时候,考官说中国人不行,你不要报名,NONONO,中国人不行,他说我就要证明给他们看,中国人能。所以说他到那儿,他到了那个地方先打开“中国”条幅,这就说明是中国人做的。当时我听完之后其实我开始是有些质疑,因为我觉得就像咱们传统说你就是个土豪,你就想玩一玩,然后我就开始质疑,我说你是想成名吗?你是非常有钱,你就是想秀一下自己吗?然后就给他提出了好多问题,质疑的问题。

  我记得那会儿应该是上午,一直跟他聊,聊到了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我把我所有的疑问都问到他的时候我才明白其实他没有,他没有想出名,而且他本身想做的一切就是他个人想做的,他找到我们也是因为他已经行走过几个地方,比方说索马里,奥义米娅康(俄罗斯),包括马鲁姆火山(瓦努阿图),他只不过是希望把这些视频上传到优酷,分享给大家而已。所以说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一个普通人,他靠自己的力量,而且他不依靠任何外界,他自己拍那个火山,他自己做了一个摇臂,就是自己在这儿架了摇臂,因为没有人跟他拍,而且也没有辅助的团队为他服务,他只有自己,他是一个科技控,他把自己的那些学习,通过了五年的学习,然后掌握了一些技术,然后才自己拍摄完成的这一切。所以我觉得聊了这一天,我真的被他打动了,我想我作为一个普通人被他打动了,我相信亿万网友也会被他打动。

  当时第一季我们重新编辑呈现在视频网站的时候,他已经上路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火了已经,当时打破了无数个记录。比如说旭日阳刚跟西单女孩,在视频网站,就是在优酷上每小时12万的流量,就意味着这个视频一定会大火,他每小时52万流量,到现在应该已经4个多亿流量,将近5个亿的流量。我觉得如果要是说还是回到你那个问题,他为什么会火,其实非常简单,因为是你身边的你我,如果咱们俩是好朋友,我看到我好朋友做了一件我梦想中想做的一件事,那我一定会有认同感,其实仅此而已。

  主持人:确实让大家也是非常地感动,可以说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基本来说目的性没有,也没有想过说他会红起来。

  李黎:对。

  主持人:其实我们看到,李老师,您自从去了优酷之后,我们发现很多作品都火了起来,比如说我们知道的《晓说》,还有另外一个《男神女神》,所以我们很多业内人士都称您是“新媒体金牌制作人”。

  李黎:谢谢。

  主持人:但是我们也看到,今天大家可能也看到其实李老师还是很年轻,可能和我们大家心中想的说资深金牌媒体人,大家想象的可能是有比如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这样一个电视经历等等来看,还是心中有一定的差距,因为看到很年轻的我们说金牌媒体人,您跟我们讲讲您的心得,像您刚才说的五秒钟就能对一个节目,或者某一个片段产生出先天性的敏感,还是说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怎么样的心得?

  李黎:首先我的确不年轻了,我从业已经20多年了,在这个行业,曾经也得过金鹰奖的纪录片奖。所以说在从业上,我觉得从我自己来说,做电视人,包括你我一样,我们都有一个年轻的心态,永远希望追逐年轻人的那个脉搏,所以可能自己希望自己不要长大。

  如果你要从说视频网站为什么这么多节目火了,其实我觉得得益于网友,因为优酷上有6亿网友,他每天的评论就会告诉你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如果每天每天这样积累下来,积累三年,就像每天我会告诉你,你美在哪,大家喜欢你什么,不喜欢你什么,你是不是也会很快的成长?其实你有6亿个评委,大众评委是吧?你有6亿个老师,所以说其实在互联网,我觉得让人着迷的地方就是你实时在跟他们互动,而且你跟网友共呼吸。

  就像《晓说》,当时高晓松我们做《晓说》的时候,每天周五上线8点的时候,我跟晓松会不约而同打开开始看,看大家下面的评论,然后交流,然后微博马上就开始互动了。比如说网友对哪不高兴,觉得哪不对,好,我们就开始改,如果是我们错了就开始承认错误,在微博上先承认,然后我们再剪辑时马上就把那些错误改掉,因为互联网跟电视台不一样,它是可以修改的,如果你错了马上改正自己的错误,如果是对的或者网友有什么疑问马上互动。

  所以这一切一切,其实为什么成功?其实是网友在告诉你为什么你成功,他喜欢什么,就不停的要让他们了解,让他们去告诉我们,我们去改变。包括《男神女神》其实我也很崩溃,每次做一个项目的时候都是非常崩溃的。因为以咱们传统行业,因为我也是换句话说娱乐圈嘛,跟明星,或者说比方说我看到你,我就知道大概这个女孩她的定位应该是什么,诸如此类的。

  但是当我选择那几个女孩的时候,让网友选的时候,先在页面上海选,我们一开始找的小林志玲,小周慧敏,全都是星象十足的女孩,可是通过网友投票,结果网友喜欢的是邻家女孩,全都是邻家女孩。当时我就非常崩溃,我说这些女孩不可能成为星的,因为她没有星象,但是我同样我就把他们投票喜欢的,跟我认为在娱乐圈可能有发展,放到我们一档资讯节目,《优酷全娱乐》里边,让她们去做主持,跟网友互动,后来我就发现评论就出来了,他们就认为那些长得美的人特别假,他反而认为这些女孩也许还说话都有点口音,但是她非常真实的,他认为这些女孩他们是喜欢的。所以首先就颠覆了我对这些女孩的认可。

  那好,但是因为三年多了,我知道尊重网友的选择一定是对的,那好,我按照他们的喜欢来选择女孩作为选秀。但其中有一个最后我都理解不了,但是最后通过网友的教育,我觉得是他们教育了我。

  有一个女孩她什么都不算,我们定位是呆萌,因为在拍摄时间她特别跳戏,别人都在哈哈大笑的时候她突然哭了,别人在说话说你懂了没有,她在那儿发呆。所以大家我们最初给他定位叫四次元,然后网友给她的关键词是呆萌,因为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她永远在游离。

  但是恰恰这个女孩,当我们第一期把她淘汰的时候网友都抗议了,所有人都反对说为什么要淘汰掉她。第一季淘汰两个女孩,一个是最漂亮的,网友都非常生气,为什么把最漂亮的淘汰了?因为是这七个女孩自己选票淘汰谁,那肯定最危险的人淘汰掉了。

  另外一个就是被最后淘汰掉的,结果网友都抗议了。为什么?是因为这个女孩在拍摄过程中,她在公交车,在韩国拍摄,她给一个老奶奶让座,因为网友看到她内心的闪光点,后来我们就让她复活了。其实后来我就发现网友的选择一定是对的,他看到不仅仅是你的这张脸,看到的不仅仅是你才艺,看到的是一个完整立体的你,也许你不如林青霞美,也许你不如林志玲美,但是网友喜欢你的真实。

  主持人:李总说完之后我我觉得我心里得到莫大的安慰,原来其实美不美不是那么重要,主要的是咱们有一颗真诚的心,这个确实重要。其实刚刚我们在化妆间的时候,我们另外一个主持人也说,说我们节目好像好久没来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了,然后刚才李老师说其实在电视行业已经摸爬滚打二十年了。

  您觉得现在在整个我们说网络自制剧来说,其实大概我们看,您刚才提到其实现在才刚刚开始,其实从它开始到现在大概有五六年、六七年的时间了。您觉得在这么一个漫长的过程当中,为什么现在还处于一个刚刚开始的阶段呢,原因是什么?

  李黎:对,其实它刚刚开始并不是类型,比如说类型我们现在像《侣行》,它已经是户外真人秀,类似于纪录片这样形式的。包括像《男神女神》,其实它是《running man》的前身,你看他做的好多游戏跟《running man》都很像,就是《奔跑吧兄弟》,现在火的。包括我做的《我是传奇》,它比《中国好声音》要早四个月就已经推出了,其实它的类型跟趋势来说,它超前于电视类型,但是为什么?因为它没规模化,就像现在电视台有央视,有湖南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很多卫视,它形成一个规模化,它有百花齐放的内容。

  如果只有优酷,现在能叫出知名的节目来好像只有优酷,而且你想想你能叫得出来的也没有,不超过十档,全网。所以说因为它没有那么大的规模化,另外一个就是商业,商业价值还没有达到,像电视台那样商业价值,如果这样它会良性循环,就是像现在随便投入一个冠名在电视台,可能五亿十亿,这样它会从商业价值,还有制作价值它会良性循环下去,它的制作还有冠名远超过电视剧。

  而互联网,它一个量太少了,自制,真正有自制团队的到现在为止只有优酷有。而商业价值,现在我们一档节目大概三千万冠名已经是很不错了,三五千万的冠名已经很不错的收益了。但是跟电视台,还差一个量级。所以其实为什么我觉得我说刚刚起步,是它的规模化刚刚起步,而不仅仅是说,比方说做单一的内容,它其实已经非常成熟了。

  主持人:那我们知道优酷马上要推出《老大哥》,这也是首创中国的版本,来跟我们剧透一下,是什么样一个情况?

  李黎:其实《老大哥》,正好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因为大家看了很多美版的《老大哥》,都是人性,甚至有一些人性最极致的一面,其实那个已经是十年前,或者是五年前《老大哥》的形式了,而现在的《老大哥》是另外一种形式,讲究的是团队的协作,团队的温暖,其实是这种形式。而我之所以,其实《老大哥》我已经谈了两年,才真正落地优酷,而在这个时间其实我想问你,我为什么要做《老大哥》,初衷是什么,我想问你,你现在能离开手机,或者所有虚拟设备,跟你的父母或者朋友或者家人,完全无虚拟设备,也包括手机,生存在一起,人与人之间最原始的对话一星期吗?你能做到吗?

  主持人:做不到。

  李黎:做不到?三天能做到吗?

  主持人:有可能也做不到。

  李黎:对,所以说其实咱们回忆回忆你我,是不是连高兴、愤怒,情感的传递都通过手机,或者是虚拟的空间来传递,分享是不是?

  主持人:对。

  李黎:但是在这个时候你从来不会关注你的亲人跟朋友,他是不是笑了,真正笑了,他笑完了你看到他的笑容,传递会给你,你回给他一个拥抱有没有?很少很少了。这就是现在的社会,包括我们行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每个人都在想自己的心事,而没有真正身边不仅仅是朋友,包括陌生人,给一个微笑,有吗?也很少很少了。

  所以说《老大哥》我想做的是回归,在一个封闭三个月的一个房子里边,大概有13个人一块生活,他们在一块生活会产生什么,让他们真正投入,我相信每个人,也许一周也许半个月,大家都会很忽然间与世隔绝了,忽然间脱离了所有的东西,肯定会有一个波动。但是当你真正放下来的时候,放掉社会属性,放掉通信设备,放掉一切电子产品的时候,你们是怎样的生活,怎样去关注你身边的人,怎样成为朋友?我觉得这个其实真正是想我,如果说行为艺术的话,我想用一个内容来唤醒大家去看看你身边的朋友,看看你身边的家人他们在做什么,去感受一下。

  主持人: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经常在朋友圈里也看到说现在就是拿着手机上网,每天都看内容,其实就好像比我们说吸毒品这个瘾还要大。所以刚才你提到《老大哥》,虽然我们还没有看到什么样子,那在心中就会有一个想象,说我们在三个月时间没有任何的通讯,没有任何像平时这种手机病,我们说各种情况下,到底我们能生存下去吗?或者说我们应该怎样去生存下去,可能至少对我来说我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幻想,甚至我都在猜想他们真的可以坚持三个月吗?我想大家跟我一样充满了期待。

  李黎:是的是的,其实我们也有这个担心,首先就你刚才说的低头族,所有的这叫低头族,他大概已经占到百分之七八十的人群了,就像你说的比毒瘾还强烈的,人群是多大,然后就像你说的他们能坚持三个月吗?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会配上心理疏导,会配上各种专家,来辅导他们。但是我相信所有人在接受这个挑战的时候,他一定在我们海选的时候,一定先跟他说清楚,这个的确是一个实验性的。

  但是其实你想想人本身回归,人本身其实他最原始的是不是就是这样的生活?其实有电子设备才多少年呀?1980年的时候好像还没有吧,那个时候刚刚有电视是不是?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对于我来说年纪已经不小了。所以说我想大家其实应该回归人最本身的东西。不管社会发展到什么样子,那些工具都是辅助性的,千万不要把人本身的东西失去,这个其实是我想做的。

  其实也像刚才你提到的《晓说》、《侣行》,其实它都有价值观体现在里边。《晓说》是让大家有想表达,你有才华表达分享给大家,《侣行》是不是你要是有一点点梦想,用动手去做去实现一下。我们女孩每个人都爱说我要减肥,我要运动,你运动过吗?你坚持过一个月吗?最简单的一项是不是可以实现?而真正现在整个社会的现状,是不是可以回归。

  像我们想做一个宣传片,曾经看过一个宣传片对我触动就非常大。在一个十字路口,有一个小丑,他是以这样的姿势一直站在那儿,站了一天两天十天二十天,没有人发现他要干什么,只有一个小女孩,非常非常小的女孩,她发现了这个小丑是用一个求拥抱的姿势站在那儿,她过去抱了抱他,而这个小丑解冻了,他完成了他的使命,他走掉了。是为什么呢?是人们已经不开始关注你身边人的需求。

  作为人的需求,也许这个项目会成功,也许不会成功,因为很多,尤其是咱们行业内人士都说《老大哥》,你怎么会做《老大哥》?我不看好它,我不认为它能成功,但是我觉着哪怕我这个节目最后没有成功,而通过这个节目能让大家意识到,今天哪怕咱们访谈之后你回到家去看看爸爸妈妈,是不是他又笑了,他看到你的时候是不是我的孩子很辛苦,仅此,做到这一点点我觉得我也知足了。

  主持人:确实回归到那样一个状态挺难的。想到前两天看到一个短片,也是一档亲子类的节目的一个宣传片,当时也是著名影星好像是王艳家的小孩子,其中有一个画面,就关于手机、ipad,当时好像是导演把他这个ipad拿走了,他说让我怎么活呀,我没法活了。

  李黎:对。

  主持人:这才是一个小朋友,刚刚几岁小朋友,他觉得离开这个生活无法继续了,其实挺可怕。

  李黎:对,所有的这种科技,其实我觉得真的是给大家带来了很多便利,而且给大家提供了丰富多彩的世界,但是这个只是作为人本身的一个辅助性的,但是不能把它作为主体,而人真的是我们是一个生命。

  主持人:那其实我们看到李老师,像优酷在我们说互联网当中,自制剧方面也可以说是领军的这样一个位置了,那其实我们看到在2009年的时候就开始去做这样的自制剧了,那我们看到其实在欧美的一些国家,网络的自制剧其实发展也是比较好的。您有没有研究过说像我们中国目前的情况,结合国外一些做的比较好的网站,他们之间有怎样的差异呢?或者说外国做的比较好的自制剧网站,有哪些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李黎:其实从内容纬度上是没有什么传统媒体还有视频网站区分的,其实它都是一块屏幕,做出好内容大家都爱看。但是在中国还是比较有差异化的,是为什么呢?因为看现在电视台开机率30%,年轻人由于咱们都太忙了,所以可能没有固定的时间去看固定的节目,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反而视频网站是年轻人的天下。所以在做节目的时候,做的都是以年轻人为纬度的,这样的以年轻人为受众的这样的节目,呈现在视频网站,而且因为刚才说的,它的评论,它的互动能实时掌握年轻人的需求,所以我们更新的速度也非常快。

  而在国外其实相对来说没有这么大差异,它视频网站都是以收费,或者是跟电视台,它没有这么大的差异,它只是精良度,而其实是没有那么大差异化。如果是学习的话,其实我觉得我们学的可能是它在制作上面的,它的精良程度,然后内容如何更真实化的展示,技术层面的。而同时我觉得互联网,尤其是中国的互联网,因为它的竞争格局导致了它的速度其实很快。

  2014年6月份我去法国做一个论坛的时候,我就听曾经当时全球最有名的互动大使就说过,他说我没想到中国的互联网发展速度这么快。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更强化互动,因为每年的戛纳电视节我都会去,就是看它的趋势,它的趋势就是开始越来越,它虽然是电视屏幕为主,但越来越在意互动了,它是通过手机或者通过APP,或者通过遥控来跟电视屏幕的互动。包括我们现在其实好多电视台节目也开始强调互动了,而在视频网站这种互动是先天性的优势,其实这个才是互联网真正,而且中国互联网在这个互动方面做的也是非常前沿的。

  主持人:我们看到现在很多网站都在做自制节目,比如说大家比较熟悉的像爱奇艺,还有新浪、搜狐都在做,那我们优酷在这样大一个竞争市场当中,自己比较独特的之处,或者说自己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李黎:如果您要说优势,其实我觉得就是一颗真诚的心,其实平台与平台之间没有什么优势与不优势,就像连电视台跟视频网站都是一块屏,而内容本身它其实就是传递真诚。就像刚才说的《晓说》、《侣行》、《男神女神》,因为我们每天,我们不仅仅是做一个像电视台一样的节目,而你虽然看到了它是一个视频节目,其实它跟电视台节目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比如说所有人,当时《晓说》出来都在抨击,说制作太粗糙了,就在一个酒吧随便拍一拍,其实你我是干这个的,演播室反而打开灯,有设备就可以录了,你要每次拍摄换一个酒吧,其实是我一个摄制组要过去。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要还原真实,就像你跟你朋友聊天的时候,你绝对不是这种形式聊,聚光灯下,端坐在这儿是吧?一定是翘着二郎腿,在酒吧里,在咖啡厅里。

  主持人:喝点小茶。

  李黎:对,喝点小茶,然后就开始说,而且我也不会考虑我哪句话对哪句话错了。所以说还原那种真实环境下,让大家一看到的时候没有距离感。包括像《侣行》,它的配音不是说张昕宇干了什么,而是说我的哥们想要去哪哪。它都是这样的,都是平视的角度告诉大家,其实它就是你身边的一个人,所以这些才是告诉大家我们都是一起的,我跟网友是一起,我们是一样的,我只是把你身边一个邻家小妹妹,邻家大哥哥呈现到这儿,不仅他可以,你也可以。

  主持人:这样首先就把这个距离感拉得很近了,就像你身边自己的朋友,自己身边的事情。

  李黎:对,而且其实你要仔细看一下,优酷做的全是为这些草根做的内容,其实像咱们都是业内的,做明星很容易制造影响力,很容易让网友接受喜欢,做草根它付出的不论制作成本,还是制作功底要辛苦的很多很多。但是因为优酷有UGC,优酷上传,所有媒体没有为这些草根提供平台,优酷有这样一个平台,那我为什么不为这些人做一些事呢?而且就像做了《晓说》之后,所有的认为自己有一些才华,能表达的人都开始做自己的自媒体,我做完之后其实是孵化更多的人去展示自己的才华,做了《侣行》之后,很多人都开始在自己旅行拍摄自己,其实都是这样,只是告诉大家你也可以这样。

  就像原来超女李宇春,大家发现原来她长的不好看也可以实现音乐梦想,其实它只是唤醒了一批人的梦想,而我们就不同的纬度告诉大家,其实不要认为只是为音乐而生,为音乐而死是你终极媒体梦想,而告诉大家你要有才华。当时说高晓松长的像窝瓜一样,大家网友都在评论说他像窝瓜,这种情况下只要你有才华,你也会被认为是偶像。其实只是想唤醒大家,不一定你是艺人你才能被用户认为你是偶像,分享给大家也许你只是做一手好菜,你照样能被用户认可。

  主持人:其实刚才李总也谈到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在目前情况来说,电视台和我们的互联网上的自制节目某一方面的差距,首先就是投入与产出的一个差距。我们知道电视台刚才你提到大笔的投入,甚至一个节目可能几亿说投就投进去了,但是它可能良性的循环就给它带来很大的收益。那就互联网现在情况来说,像优酷刚才您提到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一个状况了,您觉得像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吗?或者说我们有什么方式去改变这种情况,还是说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必须按这样一个方式去运营,只能去适应这样一个情况来跟着这条路寻找自己合适的方向?

  李黎:其实现在这个数额差距很大,但是它的增长速度已经非常非常快了。三年前一个冠名二百万,当时我刚来到优酷,我从传统媒体,两三千万的冠名对我来说都是一般般的,等我来到这儿两百万做《我是传奇》的时候,我都接受不了的。但是其实你想想三年,它这个曲线简直是这样的曲线,而且现在各个客户已经非常认可互联网了,因为它的SNS传播,所以一定要看到它的发展趋势,而不仅仅看这一点,如果仅仅看这一点其实现在来说还没有达到,但是它的增长速度太快太快了。

  主持人:其实我们现在看到刚才提到像优酷也好,像搜狐也好,新浪也好这些互联网媒体,门户的网站它们推出的一些自制节目,自制剧也好,比较受追捧的大家发现一个特点,比较年轻化,比较情感化,甚至比较娱乐化,所以大家最后总结出来几点首先亲民,第二就是草根,那这样的话才会受大家的欢迎。但是很多人可能就有一些疑问了,说那难道按照这样一个模式,或者是顺应我们老百姓的需求,以后再我们互联网上那些所谓的高大上的自制剧或者自制节目没有了?或者说如果这样的节目出现了没有市场吗?这个跟电视台之间的差异我们又怎么去衡量?

  李黎:其实你要去看看《侣行》的内容,《晓说》的内容,《男神女神》他们都不是纯屌丝,其实它内涵非常丰富的,它只是用一个真实的表达方式,而不是端坐在那儿去表达。高晓松讲的是中西文化,你觉得是高大上还是?就像《侣行》它得的奖,刚才你那都是政府奖项,你觉得它是高大上还是屌丝?其实没有。

  主持人:轻松娱乐或者草根亲民只是一个表现形式,但其实我们真正要传达的内容和东西其实真真正正才是高大上的。

  李黎:对,你像以前如果我要只是说梦想这两个字,大家都觉得你怎么那么高大上,但是你想想《侣行》实现的是不是他个人的梦想?而且他走到世界各地,传递的全是中国人,就是中国人能这样的一个,所以现在好多大使馆都在邀请他去。而且《人民日报》、新华社对他的报道,就是说看真人秀《侣行》,看新媒体外交,都成这个定位了,这个时候你觉得它是高大上还是屌丝?其实没有。而且我特别想更正的一个误区,就是所有人认为视频网站的这些用户都是屌丝,他们喜欢看的就是什么暴力,或者是有点色情,其实完全不是,他们就是身边的你我,他们想看的就是阳光,正能量的,有梦想的,善良的东西。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现在整个互联网自制剧处于一个上升火爆期,我们说,从您这么长时间的经验来看,您认为会不会存在着一些潜在的弊端,比如说未来的发展前景,您有怎么样一个预测?

  李黎:其实未来的前景在互联网上不预测,因为是根据网友的喜欢一点一点按照他们在行走,所以说如果你说预测的话我只能说未来互动型的,加产品技术这种类型的可能是未来的趋势,而它的弊端其实任何一个内容都有它的好与不好,只是大家要往哪个方向走。而现在大家的困惑就是希望它的商业模式能良性发展,就是现在投入跟产出可能还没有达到一个良性发展的阶段,可能现在现阶段可能是这个困惑,但是这个困惑我相信不远的将来一定会打破的。但是未来它还会形成什么,因为速度太快了,真的太快了,对于互联网跟传统媒体,它的发展在瞬间。

  主持人:可能一两年,两三年就会翻天覆地,一个从零开始,从一百翻到零的变化。

  李黎:一两年太多了,应该是三个月到半年就会翻天覆地,你想想微博是哪年,微信又是哪年?未来还会有颠覆它的,根本就不是一两年这样的一个。

  主持人:说长了。

  李黎:对,说长了。

  主持人:甚至可能在一个月之内,一周之内就会发生。

  李黎:对,瞬间会颠覆,所以说这个时候其实我们每个人存在都是等着未来一个新生的东西去颠覆掉它。

  主持人:我们看到李总,您曾经说了一段话,今天有幸请到您到我们节目当中,您来给我解读一下,您说“移动互联网颠覆了传统电视镜头语言的表达,观众是平视而不再仰视。”今天跟我们来说一说,您这样是一个怎样的态度?

  李黎:对,其实就是刚才我说的,首先在表达内容的时候,就是一个平视,而在其实另外一个纬度。其实就当咱们看电视的时候,其实实现的是观看行为,我看到了,他告诉我这样的,我应该是这样做,但是互联网不是,它是个体验,就像你打游戏一样,这个内容是被你操控的,在你操控的情况下内容在行走。就包括《侣行》,他到哪一站先贴出来,你喜欢墨西哥的白沙滩还是深度潜水,还是玛雅古海,大家选择我想去看玛雅古海,好,那我就带你去。它是体验型的,它实时在跟网友互动。所以其实我说的这种,其实就是这样,完全两个纬度的体验。

  主持人:那今天也非常高兴李总做客我们节目党总,非常感谢您,同时我们也希望优酷在未来的日子里给我们带来更多更好的作品。谢谢您。

  李黎:好,谢谢。

  主持人:同时也感谢大家的收看,我们下期再见!

访谈现场
图片副本2.jpg
图片副本1.jpg
图片副本副本.jpg
图片副本11.jpg
主创团队

  策划:郝红波

  摄 像:王 蒙 王泽彪

  平面设计:刘佳男 杨之诚

  技术支持:赵世楠 郝雅荃

  剪 辑:于 超

关于经济日报社关于中国经济网网站大事记网站诚聘版权声明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纠错邮箱
中国经济网法律顾问:北京赛思博律师事务所    经济日报报业集团法律顾问: 大嘉律师事务所
中国经济网 版权所有 京ICP证140554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18510915000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