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对话
本期简介
未标题-1.jpg
本期嘉宾为北极光风险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邓锋。他是北极光风险投资公司创立者之一、著名投资人。曾获得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南加州大学计算机工程的硕士学位和清华大...
栏目介绍
大型全媒体系列访谈《财经对话》以 “对话有影响力的人”为宗旨,真实记录各领域领军人物的追梦之旅,激...
精彩观点
未标题-2副本.jpg

北极光邓锋:创新引领助推我国网络安全产业发展

摘要
近年来,网络空间逐渐成为国家战略新高地,2015全国“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在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曾8次提到“互联网+”,这体现了我国进入了高度关注互联网与科技的时代。大数据、云计算、网络安全等方方面面也和我们生活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日...
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财经对话》,今天我们演播室邀请到了北极光风险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邓锋先生。

  邓锋: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邓总欢迎您,那今天跟您一起来聊聊互联网安全的话题,以及创业投资的相关话题。我们都知道,在刚刚过去今年两会当中,李克强总理是提出“互联网+”行动计划,这前所未有的使我国进入一个关注和使用互联网的时代,我们也都知道互联网的确是在很快速改变着我们生活,甚至是改变整个世界。

  互联网在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有很多安全问题让大家非常头疼,甚至有人说在互联网时代已经没有个人隐私了。我知道,您除了是一位非常著名投资人之外,也是互联网安全倡导者和先行者,您早年在美国创办的NetScreen,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网屏,去专门致力于互联网安全的,首先您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当时是一个什么情况,您为什么选择创办这样一家专门针对互联网安全公司?

  邓锋:其实互联网是一波一波的,我创业的时候大概1996年1997年的时候,正好是互联网创业的第一波,从美国硅谷开始。当时在互联网基础设施出来很多公司,像雅虎、网景,还有Netscape公司,这都是第一波公司。在互联网基础架构搭建时候,大家已经在美国意识到安全会是未来碰到很大的问题。我当时在intel公司工作,intel是做芯片安全的,做芯片时候在考虑芯片安全。但实际上做着做着,我发现,更多问题来自于网络层面的信息安全。所以我就在那个时候想到,随着互联网发展,未来网络信息安全会是一个有巨大发展潜力的行业。这个事可能由创业公司来做比较合适,因为大公司还没有注意到,它是一个新兴但是高速发展的行业,于是我们就做了。

  现在回过头来看网络信息安全行业,其实是很好行业,因为整个网络行业来说,特别通讯设施, 这么多年下来,已经逐渐从互联网开始很热慢慢成熟了,比如像思科都成熟了,交换机路由器,像华为都做的很好,成熟了,但是互联网安全作为几个相对很少的几个子行业来说,一直蓬勃发展。

  我觉得网络信息安全行业之所以一直在蓬勃发展,就是因为安全是进入技术壁垒是很高的,你去做安全技术壁垒很高,另外它天花板很高,很多东西靠积累。黑客之间的较量像下象棋一样,你九段和九段还有一些输赢。有时候,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所以如果你的防御的本领在不断提高,那你的竞争对手追你的话也就会更困难,因为你是很多积累下来的。所以这个行业我这么多年回过头来看,还会有很大发展,而且天花板越来越高,是一个很好无论是对创业还是对大的公司来说,最终从商业和从整个行业可持续发展上来讲这是一个很好行业。

  主持人:您在这方面很多经验,您认为什么网络才算是一个安全的,这个网络安全有什么特征?

  邓锋:其实大家可能觉得说网络安全,就是网络一定要特别安全,我觉得其实理论上说没有一个绝对安全的网络,因为任何一个东西都是有成本的。你要把一个网络做的很安全,就要付出很多代价,包括资金、设备,这种成本就钱的成本。还有就是网络效益降低,应用管理上又会很复杂,带来的人工成本就会很高。所以实际上所谓安全网络,就是在特定的应用情况下,可能达到一个最好的平衡。

  主持人:您认为什么样的平衡是最好的平衡?

  邓锋:比如说可能对消费者来说,可能就是隐私,保护隐私变的比较重要,对企业来还不仅仅是这一点,还有就是网络不能够死机,不会因为攻击使得网络用不了。对于国家的一些要害部门来说可能就是网络存储的信息不能丢失。所以网络安全是一个大的概念,还有很多地方对于不同的人,包括政府、公司、个人,还有对于不同应用来说,其实它定义是不一样的。所以没有一个绝对说网络安全的概念,它相当来说是一个很抽象,一个很大的概念。

  主持人:目前我国互联网安全处于什么状态?

  邓锋:我觉得还是很初级的状态。当然大家可能知道一个斯诺登事件,斯诺登事件带来的一个好处,就是让所有的人都意识到网络安全是很重要的。但是斯诺登事件只是揭露了网络安全的一个方面,只是一个方面,不代表网络安全的全部。斯诺登发现美国政府窃听别人的网络,拿一些情报那些东西。其实网络安全包含面很广,简单说几个方面,比如说信息战,信息战就是国与国之间的,对于信息战来说,防御未必是最好战略,威慑的战略可能更重要。

  那这个偷情报,比如国防情报或者工业情报,这就属于间谍目的,这个就是说把防御做好,就不是攻击的威慑力,就是把防御做好。这个理论上说是国家政府层面上的事,到了企业问题其实比这个更大在中国情况下,是什么的问题,就像咱们刚才听到的,前一段这个索尼公司被一个据说是北韩一些极端民族主义者,或者说有的说是恐怖分子,就是不一定代表国家的利益团体攻击。那这个其实对国家的经济带来了损失,某种程度上可能更大。虽然你是一个公司,不是政府性。大家没有意识在我们国家很多企业其实并没有很好的安全。哪怕他购买一些安全设备他不去用,或者管理不好,设置的策略不好等等其实这个是很大一块。

  还有更大一块就是我们平时老百姓天天接触的更多一块,你发现你的手机也好,你的电脑也好,被装了很多你不想装的东西。你的信息被人盗用,然后这个信息不一定被人干嘛用。可能通过某种程度你信用卡被盗用,有的时候不仅仅是信用卡都盗用,就哪怕是说你的手机被装了很多乱七八糟东西,手机经常死机,电脑需要重装或者东西没了,都是一个安全问题。所以这种就是完全不一样。对个人来说它最大的可能不是说我的工业信息受到损失,而是我个人隐私受到侵犯,我个人电脑资源被盗用了,等等这些东西也是一些难题。我们讲的互联网网络安全,其实包括这几层次上意义上。这个就是我从这几个层次中,我们国家网络的这个安全,其实相对来说很低的。这个一方面是我们就是从供应商来说,技术相对来说低。另一方面,企业的安全的意识,包括消费者安全的意识也比较低。另一方面,包括我们立法、执法等等都是处于初级水平,所以整个综合来看,你跟世界上信息比较发达国家相比我们还是初级水平。

  主持人:像您刚才说了网络安全能够给我们带来很多不好的影响,那么对于个人政府乃至企业来说,我们该怎么去应对呢,怎么才能够来保护好自己这些权益?

  邓锋:接着刚才话讲,我觉得首先第一个各个不同层面,政府也好企业也好还有个人也好,每个角色不一样,应该做的事不一样,整个构造相对来说安全网络环境,大的环境。比如说可能在政府层面上他可能要对这个行业,做网络一些设备商、服务商提供一些扶持,还要做一些立法,在立法方面可能就是说什么样的,比如我举一个例子说。美国其实有一个法,这个大概是2000年左右推出来,叫塞班斯法案,这个法律要求规定,就是企业和政府机构你必须采用什么政策,你必须符合这点,它先从上市公司再到所有公司,你不符合这点可能要罚你,这种法律制定再一个执法不是光立法,你执法的问题。你要执法对比如偷窃别人信息乱装软件要重罚。

  主持人:目前我们国家的相关法律呢?

  邓锋:我们国家应该有是有,但是很初级,怎么定怎么执行,谁来执行这些东西还不够,消费者来说就是一个安全意识,今天好像就是比如说电子商务网站,或者订机票网站大家信息被泄露,老百姓没有觉得是什么事。就安全意识没有那么强,感觉今天我们看不到今天直接损失,但也可能多少时间以后有损失。我觉得隐私安全意识的普及,可能就需要更大的提高。

  在整个这几个方面都做到了以后,其实有的时候也不是一个技术问题,很多时候我们认为好像买了一个防火墙什么的就安全了,其是不是那么回事,相当于你不能说,买了一个量血压的设备我这个血压就降下来,你每天还得用它测量,你根据这个测量有问题还得吃降压药,所以你光有设备不去用它也不行。安全的技术只是一个工具,你怎么使用这个安全设备,谁来使,它是不是根据每天不同情况调整你的安全策略,都会影响整个安全,所以这是一个系统工程方方面面的事,从政府、企业的领导,企业的IT技术人员,网络的管理人员,包括消费者个人都需要从各个方面提供,是一个挺大的工程。

  主持人:您刚才说到政府应该加强立法,从您的角度来看,您认为这会是一个什么样法律呢?您认为怎么样去制定这样一个法律,才能更好维护网络安全?

  邓锋:举一个例子,企业你有义务,来就是对所保存消费者的信息要有一个安全性的保障,那这种安全性的保障就如果你信息丢失了,无论它带来没带来直接损失你都应该重罚。因为这种损失是看不到的,虽然没有直接损失可能会有很多间接损失,其实就没有重罚。那今天技术已经达到可以提供更好保护,但企业没有采用,因为他从成本角度考虑。哪怕信息丢失了,大家一宣布,对他企业形象在短时间内有一定损害,但并没有一定惩罚。像这种例子,我觉得可能在更多层面就是说,要执法,罚款要重。其实这要做到了,就很重要。

  还有一个例子,我们中国现在很明显的安全问题,不是说偷了信息,而是互相攻击竞争对手,我就是有一个叫做拒绝服务的一种攻击,简单的说百姓容易理解一些什么,你不是有网站吗,我就让一大堆人一起访你网站,用一个计算机模拟,同一时刻可能上百万次上千万次访问,把你真正的消费者,或者客户全给你堵在那,相当于高速公路,把你路口堵死一样。那这种事,其实讲说从系统上查谁干的事也不是不可能的,今天技术到这个地步可以查到。查到以后怎么罚?今天中国其实最大的安全问题,对企业来说是这方面的问题,那怎么罚,现在没有。现在就是说对于企业来说,就是我大流量,你怎么攻都攻不倒我,这是应该的,但是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我们还缺少防范手段和渠道?

  邓锋:防范从根上防范,不能被动防范,你不攻我们,我把高速路口修宽一点,你攻,我再弄宽一点,而不是谁来攻击我直接把我攻我的那个人罚了,其实在这些方面,今天大量这些东西你看到都是企业之间互相的攻击行为,没有什么这个重罚的。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所以中国今天DDOS,就是这种分布式拒绝服务,这是一个攻击,其是在中国是非常流行,也对小企业造成巨大的损害,这个事要通过立法和执法解决。

  主持人:其实您也说到要增强全民一种维权意识,一种网络安全的意识,可是有了这种意识,出现了网络安全的问题之后,又该怎么去维权,我们有了意识但是我们怎么去解决呢?

  邓锋:说到根本上有一些也是需要技术和这个执法机构来执行,比如取证,你怎么取证,坦率说今天其实对消费者还有很大安全问题,就不是说咱们没有说到企业层面,从消费者来说,你想到你每天收到骚扰短信,骚扰短信,有的威胁性质,或者欺骗、诈骗等等这些都有。其实要想查到这个信息从哪发出来的,有些是从手机上发出来的,如果有一个很简单的按键,我一按这个发过去就告诉运营商,这是一个骚扰短信。大家都这么做了,那其实运营商很好发现,如果有一个50人同时给我回报这个,可能就真有问题了。

  如果一个人可能个人行为,50人都同时收到,而且不太相识,同时收到一个有问题。那这个手机号是谁来的,其实可以做到很多东西,手机号是实名制,就算不实名你也可以迅速给他定位。通过这些,诈骗的人他很快就能查到,其实现在系统都能做到,只是谁去做。如果不做,在立法上,你如果有这种责任要去保护你的消费者,你不做你就是违法,我们要立法到这种地步,不能说老百姓你自己注意查一下信息,可能是假的。光听提示是不够的,我觉得在根上你能解决就解决这些问题。

  主持人:就国家通过一些政策通过一些法律,包括企业通过一些技术打破这些利益链。那另外我想知道的是,咱们目前国家的关于互联网安全这方面企业,我们的一个技术是处在什么水平?

  邓锋:我举两个例子吧,比如说一个叫Gartner的组织,就是专门给企业推荐各种各样产品,包括网络产品。在网络安全这一项,全世界他能够推荐出的只有几十家公司,我们只有两家中国公司在上面:一个华为一个是山石网科。另外最近又出了一个叫Cybersecurity Ventures的排名,它把全世界五百个做信息安全的公司列在五百强,中国只有三家,而且第一名排七十几名,其实这个现状还是挺严峻,现状严峻有各种各样方面原因。

  主持人:比如说呢?

  邓锋:举个例子说,我觉得在网络安全我们不能像以前那种做法来做,可能我们现在很多都用集采,集采基本上低价中标。像这种网络安全是要有研发东西在里头,你都是最低价中标,就压迫这些企业没有利润做研发,就不能做出好的产品来。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说我觉得也还有一点挺重要的,就是说有些地方我们要用开放的,走出去跟别人合作,包括在世界市场竞争。

  大家可能想着说我这个,比如说举一个例子,我们就是完全就是都是自己封闭,把我自己院子管好就行了,其实在网络安全未必的。我举一个很现实例子,很多计算机病毒,它当时出现在世界另外一个地区时候,你能不能先知道?如果知道怎么防范,等它攻击你这块时候就防住了,如果不知道它进来才发现那就完了,这其实像埃博拉这种病毒,埃博拉病毒没有传到中国时候,能不能这是什么病毒,能不能做疫苗等等这些东西。

  所以计算机的这种攻击也好,病毒也好也是需要有全球合作的,特别是对这种企业之间和对个人之间攻击,我们绝对是需要有合作,跟全球合作的,国际上有这种组织。你去合作了你的安全产品才做的更安全,这些都是提高中国整个计算机安全领域水平。提高技术水平也好,还有它的整体水平也好,都需要这些我刚才讲这几点。

  主持人:除了您刚才说的,那我们还需要通过哪些方式,以目前这样状况提高中国这些企业一个整体水平,包括在人才方面吸引有没有好的建议?

  邓锋:人才这肯定是一方面,就是中国计算机整个,无论是安全也好、存储也好、计算等等,我是认为就是说第一要让本土人发展起来,第二要吸引海归,吸收全世界最优秀人才。硅谷为什么这方面做的好?其实我刚才讲我们自己NetScreen,NetScreen做技术研发都是中国的,都是我们大陆出去的留学生。

  当时我们最骄傲一点,就是我们创造当时网络安全最高水平的是中国留学生。之后NetScreen团队又出来创建了几家公司,我们公司上市卖掉以后,又出来几家公司,至今世界上你看网络安全前几家包括像Fortinet、包括像Palo alto,还有包括我们中国的山石网科,其实都是从NetScreen团队出来的,这些有的是我们留学生出去的,也有的其他在硅谷的,包括就是说一些白人印度人都在一起做。我是觉得你如果能吸引到全世界最优秀工程师科学家,那你的水平就高了。

  主持人:那怎么吸引他们?

  邓锋:就像整个一样,比如千人计划很好例子,千人计划是吸引海归回来。这跟中国整个说到根本创新,中国要做创新一定要有能力吸引全世界创新人才。包括你的大环境,创业环境、生态环境、居住环境都要做的很好,才可以吸引最优秀的人才。这个题目要说就大了,

  其实在网络安全领域也是一样。大家不要以为网络安全就是我找那些黑客,或者戴白帽子黑客就行了,它其实一是系统工程。很多时候你要先把产品做好,所以我提到安全产品和产品安全的问题。不能讲说我就买了安全产品,我用安全产品就安全了,其实你每个产品都有安全的问题。一个产品不好,虽然不是安全产品,可能是一个路由器,路由器可能被人攻击。所以你每个产品的安全是问题,并不是说防火墙被人攻击,而是路由器被人攻击了。再有,安全不仅仅是我被人攻击的状态,如果你产品本身质量不好,老死机,你网络能安全吗?你网络经常用着用着就坏掉了。比如说银行,我这用着,网络一天断好几次这就是不安全的。包括安全产品,包括所有产品设计时候要考虑自身的安全,同时考虑高可靠性、高可用性,我们很多的这个产品设计的时候就要考虑,不能就在一个理想状态下这么攻击我能防住,突然发现变了条件,再一些来,你就防不住了是这不行。所以说整个要求的人才和对产品的概念,不是仅仅在我对某一个攻击防范住,是整个体系架构,包括大流量时候,小流量时候,各种环境下怎么接受挑战,需要的人才也是多方多面。

  主持人:您认为我国关于这方面企业它的一个发展发展方向和出路最根本什么?

  邓锋:从我角度来说,还是要创新引领。

  主持人:有一个核心竞争力。

  邓锋:提高自己核心竞争力,这种创新引领。就是在这几个层面,就是做安全产品的产业,要有创新引领;那站在国家层面,要鼓励这种,推进这种行业的发展,同时要求就是说国内任何一个跟网络相关,我们现在提互联网+,互联网+的就是一个大的概念之一,就是把互联网跟各行各业传统行业紧密结合起来,那到时候就是真的每一个企业可能都是在互联网里。

  主持人:您认为互联网+行动计划会对网络安全有一个助推作用吗?

  邓锋:那肯定毫无疑问,它就是你各行各业都得上网,各个企业都得上网。包括很多方方面面,第一个就是说你以前用户的都是线下,现在要往线上,第二你整个网络东西跑到云里头,我们讲的云概念。所有东西都跟网相关的时候,一旦网络出问题,你可能整个业务全停掉了,所以网络安全变的很重要。我们现在讲的可能不是一个企业,所有企业都会碰到这个问题,这种重要性提高了。

  这种重要性其实对网络安全行业很好,因为你市场变大了,大家意识逐渐增强了。我的感觉就是说政府真的要建立互联网+,提一些安全的法律法规问题,还有怎么执行怎么取证,其实这些东西有很多具体可以做。我相信工信部,和网信办都在考虑这些方面,可能政府和业界大家一起来通力合作,把这事做好在中国今天网络环境下,什么是最重要的,什么是对普通企业客户和消费者客户最痛的点,或者威胁最大点,我们把这个做好,一步一步来,我觉得技术、产品加上立法执法,观念的提高,综合起来它就会做的很好。

  主持人:其实也包括出台一些对于相关公司扶持政策,能够不断助推他们更好的发展。

  邓锋:我觉得这里面是两方面,一个是说你要对这个大方向扶持,可能未必是对某一个公司去扶持,又充分体现市场竞争,让好多企业能够在一个好的环境下来冒出来。政府其实它就是提供一个对这个行业更好环境。就像我说的你要求每一个企业在用到,有网络时候必须保证自己网络安全,那大家需求就高,而且你提的要求高,大家就说不是低价中标,不是摆设,要求有真正防护的产品,因为我一旦防护不好,一旦出现问题,我可能受罚很重。这个和环保概念其实是一样的,这只不过是网络环节的环保。

  主持人:那聊完互联网安全,我们再来谈谈创业投资方面问题,我知道您是一位非常著名投资人,您在选择一个项目时候,您会从哪些方面考虑,什么样公司或者企业才会吸引您去进行投资?

  邓锋:今天确实创业团队也很多,而且方方面面都在大众创业,我其实觉得站在风投,可能跟天使投资人不完全一样。我只讲从风投角度怎么看,我们主要看几个大点:第一个就是说你做的这个事,从市场角度来说客户是谁,你解决他痛点问题是锦上添花还是雪中送炭。这个有这个问题客户天群有没有足够大市场,或者今天不够大,但是这个客户群在高速增长,就像当年我们做NetScreen一样,他会变成很大市场,所以第一方面市场问题。

  第二方面就是你的团队有没有经验,大家之间技能是不是互补,团队学习能力怎么样,创始人价值观怎么样?有没有领导了等等,都看团队这些东西。第三方面你有什么创新,你如果没有一种建立一种竞争壁垒创新,你可能今天我做了就是一个挺好想法,过几天别人做了,你怎么竞争。所以在竞争中取胜,你一定要有一个,能够建立一个竞争壁垒,或者说你的优势如何能够长期保持的。

  所以从站在我们角度看,我们要求企业从一定有一个可持续发展,通过创新建立竞争壁垒,才能够达到一个可持续。从大的方面,你看我没提今天你做的是什么产品,你的技术是什么,这些都重要,但是它相对来说都在不断的调试,一个好的团队它能根据市场的变化能够改进自己的产品,技术今天有,没有可以从别的地方学到,我做NetScreen时候,我其实不是搞网络安全的,我是做芯片的,我的几个创始人同学也不是做网络安全,大家都在发现一个机会不断学习。学习速度足够快,你就可以做的好。

  主持人:现在有很多刚毕业大学生都在想去创业,如果是您的话,您会去选择这种比较小规模的大学生这样创业去投资他们吗?

  邓锋:非常好的问题,我觉得,首先一个大学生他们的观念,这个很新。特别是他们对看90后市场比我们看的好。所以这些方面我觉得我们是挺欣赏这些年轻人创业的,而且有激情。但他们有很明显的问题,比如他们可能商业经验不足、管理经验不足。刚从学校出来,光靠一腔热血、激情,但是经验不足,他怎么管一个大的团队,怎么跟比他年纪大的人打交道,这都是问题。我是在感情上挺支持他们去创业。

  因为我们VC放的钱比较多,不是像天使放的钱放的比较多,我们还是比较慎重的。

  主持人:您对于这些刚毕业大学生想要创业能不能提一些建议,他们需要注意什么在这个过程当中?

  邓锋:从我角度还是要再开始,其实是锻炼你这个人和锻炼你的各个方面。你人的这个对行业的理解,你人的这个管理能力,领导力等等就是各个方面。,综合素质的培养。你别一开始刚二十一二岁,刚大学毕业,就说我创一个公司说,要跟马云一样伟大成功,我觉得这是需要时间磨出来的。我觉得一开始你要把身段放低,甚至你去创业公司从低层做起,做一段,从别的人学习学习你看,再不断磨炼自己,积累一些势能,机会到时候再出来创业。

  主持人:还是得踏踏实实不能好高骛远,对您个人而言,您所比较倾向投资领域有那些,像互联网公司会不会是您的首选?

  邓锋:北极光主要就是早期科技类,那互联网就是科技类大方面,华尔街叫TMT,包括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包括我刚才讲企业的IT,甚至包括芯片、软件等等,方方面面这个大的IT这种概念在里头。第二就是像一些先进科技,先进制造,比如能源、环保等等这些方面是我们关注,中国也做的很不错。第三方面就是健康医疗、生命科学。现在随着大家生活水平提高,对生命生活质量的重视,导致中国有有很多这样的机会。所以医疗仪器也好,医疗服务也好,包括新药也好都会有很多机会,我们北极光主要在这几个方面。

  主持人:我了解到北极光目前也是投资几家互联网安全公司,目前他们一个发展状况怎么样?

  邓锋:我很欣慰看到他们在过去一两年发展很快。这个也确实得益于就是整个国家政府,对互联网安全的重视,我觉得这确实是我们看到了改变。那过去中国的很多这个企业也不重视这块,甚至包括一些政府机构也不重视这块,可能采购时候也不知道采购什么,因为这确实是挺技术性东西。经过这个包括斯诺登事件以后,这个安全意识提高很多,包括国家成立像网信办等等一些国家安全机构,我觉得对整个的行业都是一个促进。但是未来确实路还挺长,我觉得真的想办法做到在行业里,我们叫优弊驱逐劣弊情况,需要政府在各个层面对生态环境做一个继续的提高,但总的来说现在情况,肯定是一个朝好的方向发展。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谢邓总今天作客我们《财经对话》访谈节目,更多详情请持续关注中国经济网。

访谈现场
002.jpg
001.jpg
未标题-32.jpg
主创团队

  策划:郝红波

  摄 像:王 蒙 王泽彪

  平面设计:刘佳男 杨之诚

  技术支持:赵世楠 郝雅荃

  剪 辑:于 超

关于经济日报社关于中国经济网网站大事记网站诚聘版权声明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纠错邮箱
中国经济网法律顾问:北京赛思博律师事务所    经济日报报业集团法律顾问: 大嘉律师事务所
中国经济网 版权所有 京ICP证140554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18510915000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