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码中心
欢迎来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新闻 > 正文

站在巨人肩膀上 加速链接新知识

2019-04-23 07:21 来源:科技日报

  乔纳森·亚当斯博士在中国科学院介绍学术研究成果。供图:科睿唯安

  SCI是目前国际上公认的最具权威的科技文献检索工具,被认为是评价一个国家、一个科学研究机构、一所高等学校、一本期刊,乃至一个研究人员学术水平的重要数据源之一。

  尤其是基础研究科研人员的学术成果,如果能发表在被SCI收录的高影响因子期刊上,则被认为“高大上”,其进行项目申请、组团带队、晋级戴帽、评审获奖的职业生涯,几乎皆源于此,SCI和影响因子可谓“牵一发动全身”。

  现在,中国科技界扭转不科学评价导向的自我变革已经逐步展开,去年底发布的《关于开展清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专项行动的通知》中,“唯论文”首当其冲。

  日前,科睿唯安科学信息研究所(ISI)总监乔纳森·亚当斯博士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坦言:“我非常赞同中国的做法!为科研管理者提供、普及和指导应用更多直观、客观和易用的学术能力分析工具,是ISI支持全球开展全面的、负责任科研管理的重要使命。”

   链接新知,快速站到巨人肩膀上

  上世纪60年代初,美国情报学家和科学计量学家尤金·加菲尔德在图书馆任职期间,萌生了帮助探索新知的科研人员快速“站在巨人肩膀上”、让新的科学知识有迹可循的想法。他开创性地用标引文章参考文献的方法,创建了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也就是SCI。

  亚当斯1991年开始与ISI接触。“当时我是英国政府的科学政策顾问,负责政府基金资助,需要知道政府的钱投到哪些机构,以及投入产出情况怎样。科研人员给我的反馈是,在SCI应能找到答案。我直接飞到美国费城,与加菲尔德相谈甚欢,与SCI结缘。”

  2018年,亚当斯受邀执掌并重振科睿唯安旗下学术研究事业部“研究院”属性的ISI。

  此次来到中国,亚当斯广泛与中国科学院和知名院校及机构互动,交流如何多维度评价科研能力和学术水平。

   科研评估,绝非“拿SCI就能搞定”

  对科学活动的评价是多维、多指标的综合考察,绝非“拿SCI就能搞定”。

  亚当斯认为,如果将某一指标视作人才招聘及任用,或资助机构/团队的标准,就局限了。

  SCI发明初衷在于加速链接新知,当科研管理者发现,利用其大数据可做国家间、机构间和领域内个人能力对比时,它才变成科研评估的一部分。

  然而,进行评估时,需要明确目的,而不是简单地套用SCI收录论文被引指数,亚当斯举例说,“我的一篇研究虾的论文被引用了24次,这什么也说明不了。你还需要了解论文背景,比如是哪一年、哪个领域、做的这样的研究。所以说,界定了文献范围后的基准值非常重要!”

  ISI重建之后发布的第一份报告就是《全面画像,而非简单指标》,意在“提供更多可视化的、常见的数据分析方法,解读每个度量指标下蕴含的丰富信息,以支持开展全面的、负责任的科研管理”。

  亚当斯强调,这些都只是大数据库定量分析,一切评估都要与专家定性分析结合后,才能公平公正为国家制定政策和支持科研资金做出决策参考。

  数据和指标,知识越爆炸越要“用好”

  大数据时代,知识产品也同样在“爆炸”。

  基于互联网的Web of Science平台,除了自然科学,还进行社会科学、人文艺术领域的学术发现和引文分析,每天为数百万学术人员提供可追溯到1900年的超过14亿条引文数据,成为期刊影响因子等指标分析的数据基础。

  以自然科学文献SCI库为例,上世纪80年代,SCI数据库仅收录4000多种期刊,而今核心库就收录将近两万种期刊,但产生的文献分布并不均匀。

  据亚当斯介绍,生命科学由于DNA、分子生物学、遗传学等的迅猛发展,很多科研成果和学术期刊涌现;而纳米、量子技术等40年前没有的最新学科发展,ISI也一直在监测并补充到数据库当中去。

  新的ISI任务和角色是什么?

  亚当斯认为,首先是怎么用好这些数据和相关指标;同时,要帮助各国科研管理人员、政策制定者和基金机构、政府机构,在其进行科研管理时,了解具体指标是如何被创立出来的,并充分理解其含义;“此外,ISI正积极与全球合作伙伴共同开展研究,力求创建和推广新的指标、新的应用和新的工具。”

   关注中国,也支持中国智慧融入世界

  “现在,ISI更关注区域间学术不平衡问题。如何在海量数据中分析不同国家之间的研究力量?这是ISI未来重点研究的方向。”亚当斯的视野更为宏观,他尤其提到,“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突飞猛进的发展改变了世界科学学术语境格局。”

  以量子技术为例,中国有自己的特点。亚当斯举例,英国政府希望了解量子技术的发展概况,但英国科学家仅基于本国情况提出的报告,并未涵盖中国和美国的进展,而基于Web of Science的学术数据,给报告带来全球视野,为决策层提供了更客观的参考,进而促进英国在量子领域的战略布局。

  就中国而言,“我们希望帮助中国把本土科学研究推向世界,提升在国际上的关注度和影响力,同时也帮助世界其他区域更了解中国的创新实力。”

  (科技日报北京4月22日电)

(责任编辑:王蔚)

热点推荐

人工智能“EV云” 检测电池剩余电量

人工智能“EV云” 检测电池剩余电量

富士通株式会社开发出一项利用人工智能检测电动汽...

“科技至善” 为人类共同利益服务

“科技至善” 为人类共同利益服务

法国第四届VivaTech展览会于16日在巴黎开幕。VivaT...

我国新一代远洋综合科考船“科学”号

我国新一代远洋综合科考船“科学”号

5月18日,我国新一代远洋综合科考船“科学”号驶离...

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或于80万年前“分道扬镳”

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或于80万年前“分道扬镳”

据英国《新科学家》杂志网站15日报道,英国科学家...

人工智能颠覆性冲击意味着什么

人工智能颠覆性冲击意味着什么

作为人类认识和改变客观世界的工具,科学技术,特...

基特峰之巅有一处天文学家朝圣地

基特峰之巅有一处天文学家朝圣地

美国基特峰国家天文台(Kitt Peak National Observ...

青年眼中的 亚洲多元文明

青年眼中的 亚洲多元文明

5月15日,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开幕,作为大会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