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码中心
欢迎来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新闻 > 正文

有人喜欢看你挤痘痘

2018-02-13 08:06 来源:科技日报 倪雅琪

  快过年了,又可以窝在家里刷电影、追剧、看小视频了,说起看视频很多人可能会看搞笑视频、游戏攻略,甚至是恐怖短片,但是你可能想不到还有数量颇多的人喜欢看更另类的重口味视频。

  国外一位名为桑德拉·李的皮肤科医生在 Youtube网站上开设了一个普及皮肤健康知识的频道,其内容涵盖了如何挤压痘痘、清理脓包、根除黑头等。迄今为止,她的频道已有超过330万的订阅人数,总体观看量超过18亿次,最热的视频有多达3700万次的观看量。一大票粉丝在视频下面留言:“很恶心,但我就是爱看!”“不知道为什么看了一遍又一遍。”甚至有人直呼:“太过瘾了!我一定要分享给更多的朋友。”

  为什么常人认为恶心的视频反倒如此受欢迎呢?这些人究竟是怎么了?

  从“整饰行为”说起

  鸟儿爱惜羽毛,哺乳类动物舔舐身体。这是大自然中最为原始的“整饰行为”,却也是确保机体有效运转的重要前提之一。人类历经演变的过程,整饰行为也通过集体潜意识的经验保存下来,沉积在心灵的原始底层,又无时不寻求着外在表现。比如,仔细回想,你便会发现自己常常不自觉地抚摸头发、抓挠身体、舔舐嘴唇等。而挤压小痘痘,也正属于“整饰行为”之一。一旦摸到一颗小痘痘,便心痒难耐地想要把它挤掉。但若挤压方法不得当,又会使自己的脸部变成“月球表面”,坑坑洼洼、难看至极。如此左右为难,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呢?是屈服于原始的本能,还是听任理性的约束呢?

  观看别人挤痘痘的视频,恰恰就是一个折衷的法子。你无须付出代价,便能满足心底本能的需要。当你开始观看视频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悄然将自己代入其中。“挤呀、挤呀,挤痘痘!”你用力地叫喊着。从看似恶心的视频之中,获得了一种替代性的满足。

  打开心底的快感阀门

  随着你第一次点开挤痘痘的视频,心底的快感阀门,也被“嘭”地一声打开了。

  桑德拉·李曾经在采访中表示:“观看别人挤痘痘,就像欣赏恐怖片或者坐过山车一样,人们会感到莫名的刺激与激动,乃至于欲罢不能。”前者在安全之余令你感到恶心,后两者则在安全之余令你感到恐惧。它们看起来似乎毫不相关,但触发的反应却均由边缘系统所调控,并将释放出多巴胺。这是一种神经传导物质,传递兴奋的信息,且与成瘾行为息息相关。一旦形成奖励机制与强化刺激,就很难停下来了。

  一些观众透露道,自己在看完视频后,产生了“自发性的知觉高潮反应”,即俗称的“颅内高潮”。他们在头脑内演绎了一次次的跌荡起伏,释放冲动与压力。“爽爆了!”“很痛快!”“看到那些浓稠的液体从皮肤里面挤出来,感觉非常刺激!”他们反复观看了一遍又一遍,尽尝快感的滋味。原本恶心的视频,早已化为了甜蜜。

  分享禁忌让彼此靠近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被一些人视为恶心的存在,在另一些人眼中却是倍加爱惜的“宝物”。他们不光把这些视频一遍遍细细观摩,还要分享给亲朋好友,践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原则。

  事实上,一项发表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期刊》中的研究表明,恶心的事物能够轻松地抓取人们的注意力。相比起普通的事物而言,人们更加愿意与朋友传播及讨论那些恶心的东西。

  这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但是,若能暂时地撕下“恶心”的标签,以一种中性的眼光加以审视,你会看到“恶心”的背面实则是一种突破社会规范的禁忌。而分享禁忌,恰恰可以有效地增加亲密感。正如一群人会秘密地交头接耳,分享偷听来的八卦,或讲述另一人的坏话,借此来拉近关系。另一群人也在痘痘、粉刺、脓包、黑头、囊肿所包裹的世界中,寻觅着缓慢靠近的途径。谁也不比谁更高尚,谁也不比谁更卑劣。只不过是为了让孤独的心,不再那么孤独罢了。

(责任编辑:王蔚)

热点推荐

SpaceX今年第7次发射  共向国际空间站运2.63吨物资

SpaceX今年第7次发射 共向国际空间站运2.63吨物资

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当地时间4月2日,SpaceX已成...

携手世界 为破解人类科学难题贡献中国智慧

携手世界 为破解人类科学难题贡献中国智慧

在蔚蓝的大海中,国际大洋钻探计划正在钻探地球的...

苹果允许用户彻底删除ID 重隐私者得天下

苹果允许用户彻底删除ID 重隐私者得天下

北京时间3月30日,据彭博社报道,苹果公司表示将在...

eSIM时代,运营商的末日还是新生

eSIM时代,运营商的末日还是新生

自近日中国联通宣布在国内首发Apple Watch Series ...

首枚会变色的“心脏芯片”问世

首枚会变色的“心脏芯片”问世

东南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院生物电子学国家重点实验...

“科学”号调查麦哲伦海山

“科学”号调查麦哲伦海山

海山是世界海洋生物多样性研究的热点地区。在国家...

别了,“天宫” 你是永远的“一号”

别了,“天宫” 你是永远的“一号”

2011年9月29日,你乘坐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离我们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