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欢迎来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新闻 > 正文

乐视离场 酷派自救

2018-01-08 11:15 来源:北京商报

  1月7日,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妻子甘薇透露,通过出售酷派股份偿还部分债务,此前酷派发布的公告也显示出,乐视系拟转让8.97亿股酷派集团的股票,共套现约6.69亿元。在与奇虎360和乐视曾经的“三角恋”中,酷派最终选择了乐视,但之后陷入“乐视困境”,如今乐视退场,在高管频频出走、业绩承压的状态下,酷派重回独立自身,路在何方成为难题。

  股份贱卖

  甘薇发微博称,过去的一周,她与债务处理小组共同努力,通过以资产抵债和出售资产的方式,实现部分债务的实质解决。其中一种方式便是“出售酷派股份,转让价款8.07亿港元直接被招商银行抵消对应的部分债务(原债务本息约14亿港元),偿债比例近60%”。

  关于出售酷派股份一事,此前酷派集团已经发布公告做了交代,公司控股股东Leview Mobile HK Limited(以下简称“Leview”)拟将其持有的公司8.9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7.83%的股权转让给威日创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日创投”)。交易完成后,Leview持有酷派集团的股权将降低至10.95%,持股比例由此将低于威日创投位列酷派集团第二大股东,威日创投则成为公司新晋大股东。

  据工商信息披露,Leview成立于2015年2月,中文名为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与乐视系的手机业务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同属贾跃亭家族控制,也就是乐视系公司。对于接盘的威日创投,则并未有过多信息透露,仅知该公司为一家于英属处女群岛注册成立的公司。

  “乐视系”对酷派的投资共有两次。早在2015年6月,乐视系出资21.8亿元从酷派集团创始人郭德英手中购入公司18%股份,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一年后,乐视系再以10.47亿港元(按当时汇率计算约8.7亿元)的代价增持酷派集团近11%股权,从而以总价30亿元、持股28.78%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

  不过,此次股权转让价格虽高于酷派集团最新股价,但与最初购买价相比,“乐视系”恐将出现高达12亿元的亏损。

  生死之间

  尽管贾跃亭并未将投在酷派的资金全部撤出,但此举对于曾经坚持与乐视合作、“背叛”奇虎360的酷派来说,无疑是个极大的讽刺。

  2014年底,奇虎360出资4.09亿美元与酷派牵手成立合资公司奇酷,奇虎360持有奇酷公司45%的股权。根据当时的协议,奇酷负责互联网手机,酷派则专注于运营商与零售渠道。

  然而2015年6月,酷派又接受同样做互联网手机的乐视入股,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这一独特的“三角恋”也直接引发了奇虎360的抗议。最终,此事以奇虎360获得奇酷75%股权而告终,奇酷与大神这两个手机品牌随奇虎360而去,但酷派却因与奇虎360订立的股份调整框架协议交易产生预期亏损约18.9亿港元。

  2016年6月,乐视再次购买酷派11%的股份,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从此,酷派的产品销售完全进入了乐视所创造的生态化反模式。

  乐视危机爆发以后,酷派受连带影响一直徘徊于生死之间,公司高管频频变更,业绩处于亏损状态。

  去年3月, 酷派总裁、执行董事,负责软件研发及测试工作的李斌宣布离职;8月底,酷派原CEO刘江峰离开酷派;11月,贾跃亭辞任该公司董事局主席的职务,刘江峰和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也卸任了酷派集团非执行董事;酷派还陷入了裁员风波。

  “高管频频出走的背后,是酷派持续亏损的业绩。”融合网CEO吴纯勇如是说。去年4月21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截至2017年3月31日,该公司亏损4.6亿港元;8月,酷派集团又公告称,目前,该公司经营未有改善,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该集团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27.16亿港元,相比上年同期下滑约52%。

  业绩承压,与之相关的银行也坐不住了。今年以来,酷派集团先后被平安银行、宁波银行以及浦发银行起诉,3家银行追讨资金合计2.4亿元。同时,该公司的估值被机构砍去85%。

  前途未卜

  酷派企图通过其他途径挽救公司。去年10月17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将和星河共同开发酷派信息港城市更新项目。有分析指出,引入星河也许只是酷派盘活土地资源的第一步;10月18日,酷派宣布向中洲企业有限公司成功发行可转股债,获得5.82亿港元(约合4.95亿元人民币)经营性资金;10月28日,酷派还被曝出与江西经开区签约总投资50亿元的酷派国际智能手机生产项目。

  对于酷派的未来,酷派CEO蒋超此前在媒体专访中透露,该公司未来将推出AI操作系统 、应用平台、AI个人云等一系列服务,为其终端消费者提供一整套的AI解决方案。他还透露了酷派下一年的计划,其称,今年下半年酷派手机将推出全新高端品牌,旗下首款AI手机会一同亮相,同时今年2月开始酷派会陆续在国内推出售价在1000元左右的全面屏新品。

  对于2019年底将要到来的5G网络,蒋超表示酷派提前五年就已经开始布局,目前国内和国际上5G相关的协会和研究小组,都有来自酷派的核心成员。

  在吴纯勇看来,酷派如果想摆脱现在的发展处境,突破口或许可以从下面几个方面进行寻找——首先,可以再寻觅其他有实力的资本方,看看能不能吸引到新的资本方介入,进而通过资本的力量重新获得之前的行业地位;第二,在寻觅不到新资本方的背景下,可以充分挖掘原来的酷派专利池,看看能否从中找到新的行业发展机遇;第三,结合当下用户、技术、市场等方面瞬息万变的各种因素,集中现有的力量从中找到产品的突破口。

  不过,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并不认为酷派需要在国内市场用力过多。“因为酷派现在已经基本不再做国内手机市场,主要专注海外手机市场,通过国外的运营商和电商销售,在美国、东南亚、印度等市场的销量还不错。”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酷派确实将越来越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海外市场。去年以来,酷派屡屡传出美国市场的利好消息。截至去年11月,酷派与T-Mobile合作的机型Catalyst成功售出200万部;与T-Mobile合作的继任产品Defiant周销量破万部,日销量还处在持续攀升中,整体销量有望突破300万部。而酷派美国也完成了与美国Amazon的战略合作,与其合作推出的AI(人工智能)手机coolpad Splatter也已在美国市场面世。据悉,酷派现已是美国市场上第二大中国智能手机品牌。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酷派全球1700万部手机的销量中,国内市场就占了1400万部;去年一季度,酷派在全球完成270万部的销量,其中,国内市场的销量为160万部。也就是说,酷派国内市场的销量依旧占据60%左右的份额。如果酷派放弃国内市场,只走海外市场这座独木桥,就相当于丢掉了超过一半的收入。从过往的历史来看,衰败的手机企业并没有能重新再站起来的例子,比如诺基亚、摩托罗拉、黑莓等。北京商报记者 石飞月

(责任编辑:王蔚)

热点推荐

SpaceX今年第7次发射  共向国际空间站运2.63吨物资

SpaceX今年第7次发射 共向国际空间站运2.63吨物资

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当地时间4月2日,SpaceX已成...

携手世界 为破解人类科学难题贡献中国智慧

携手世界 为破解人类科学难题贡献中国智慧

在蔚蓝的大海中,国际大洋钻探计划正在钻探地球的...

苹果允许用户彻底删除ID 重隐私者得天下

苹果允许用户彻底删除ID 重隐私者得天下

北京时间3月30日,据彭博社报道,苹果公司表示将在...

eSIM时代,运营商的末日还是新生

eSIM时代,运营商的末日还是新生

自近日中国联通宣布在国内首发Apple Watch Series ...

首枚会变色的“心脏芯片”问世

首枚会变色的“心脏芯片”问世

东南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院生物电子学国家重点实验...

“科学”号调查麦哲伦海山

“科学”号调查麦哲伦海山

海山是世界海洋生物多样性研究的热点地区。在国家...

别了,“天宫” 你是永远的“一号”

别了,“天宫” 你是永远的“一号”

2011年9月29日,你乘坐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离我们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