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进京一周年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新闻 > 正文

人工智能时代的曙光

2017-06-13 07:58 来源:人民日报 刘慈欣

  这是一本论述人工智能的书。对于人工智能,目前广为人知的定义是图灵测试,但这只能被看作一种泛泛的描述,并不是严格和精确的定义。

  上溯历史,我们发现人工智能的概念与自动化有着密切的关系,可以说自动化是这个概念的起源。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在人们的心目中,自动化就是人工智能。其实,人类制造和使用自动化装置的时间比我们想象的要早。蒸汽机上有自动调节蒸汽流量的装置;在更早的16世纪,伊丽莎白女王的宫廷里首次使用的抽水马桶也是自动化装置;如果向前追溯,肯定还有更早的例子。自动化大批量出现是在电气时代,今天我们在生活中要与无数的自动化系统打交道,比如电子商务系统、网上银行系统和网上购票系统等。

  毋庸置疑,自动化系统表现出了相当多的智能特征,像网上银行的效率和精准度已高于人类雇员。我曾经编写过一个写现代诗的软件,现在还在网上流行;而目前网上其他比较完美的自动作诗软件,所写出的中国古典诗词很难与人类所作的诗词区分开来。另外,近年来已经有不止一个系统在不同的实验室环境下通过了图灵测试。

  但这一切,我们都不把它们看成心目中的人工智能,为什么?

  我在20世纪80年代最早参与开发的工业监控系统,是用汇编语言编程。汇编语言的特点就是透明性,它要在硬件层次手把手地教机器做每一步操作。现在那些更复杂的系统,如网上银行和电子商务,这些软件的编制者也一定清楚所有的内部操作流程。至于那些电子诗人和通过了图灵测试的系统也一样,程序员清楚地知道它们是如何根据逻辑树检索数据库,然后组合出诗和答案的,所以至少程序员知道这不是智能。这就涉及“中文房间”比喻,当我们意识到房间中那些忙碌查找卡片的人时,智能的感觉就荡然无存了。

  现在我们认为拥有智能的那些系统,如进化算法和深度学习等,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都或多或少地表现出了黑箱的特性。虽然从理论上讲,它们内部的运算步骤仍然可以追踪,但由于计算量的巨大,这种追踪实际上很困难甚至不可能。于是,我们就感觉它们真的有智能了。

  到这里,我们仍然无法得出人工智能的准确定义,但能够看到它的一个重要特点:它的内部运算过程是人类智能所无法解析的。换句话说,只有我们不知道机器在想什么、怎么想时,才认为它有智能。

  看到这一点,每个人的心中应该都生出一股隐隐的寒意。是否人工智能的本质中,就隐含着它们最终失控的可能性?

  这正是目前人们对人工智能关注的热点,用马斯克的话来说,人工智能正变成比核弹更危险的东西。舆论给人一个印象,似乎机器的征途已经开始,人工智能征服世界指日可待。本书最后一章也显现了这种担忧。库兹维尔甚至在《奇点临近》中给出了人工智能纪元到来的具体年份: 2045年。那时,现在读这本书的人有2/3还活着。

  但理智地考察目前人工智能领域的状况,我们就能发现:智力远超人类的“强人工智能”仍属于科幻的范畴。公众喜欢从科幻的角度看问题,比起平常的现实,科幻确实能让人兴奋,任何从现实出发所进行的理智预测都被斥为保守和没有想象力。但作为科幻作家,我只能说,与大家通常的印象不同,科幻小说中的预言变成现实的是少数。人们的潜意识中认为,只要在理论上有可能突破的技术障碍,在未来就一定能够被突破,但事实并非如此。

  在人工智能方面,“强人工智能”的实现面对着许多巨大的技术障碍,如非冯·诺依曼体系的新结构计算机、对人类思维机制的深刻认识等,现在都无法确知最终能否取得突破。另外一些看似有希望的技术,如量子计算等,距实用还相去甚远。

  所以,在对人工智能进行科学幻想的同时,我们更需要关注即将面对的“近未来”,这也正是本书重点讨论的话题。

  人工智能近年来发展的趋势是开始走出实验室,进入人类生活,用一位互联网大佬的话来说:它们变得能用了。这样我们就面对着一个即将到来的挑战:人工智能不会夺走我们的自由和生命,但会夺走我们的饭碗。这不需要人工智能的失控,它们可以在资本家的完全控制下做成这件事。

  有学者认为,不必为这件事担忧。回顾工业化的历史,在20世纪初,美国有50%的农业人口,但随着农业机械化,现在降到了4%,城市化吸收了多余的农民。但眼前发生的事情是不同的,当人工智能大规模进入社会后,人类能做的工作它们大部分都可以做,不会再有更多的就业岗位留给人类。通行的美好说法是,人们在常规工作中被人工智能取代后,可以去从事创造性的工作。问题在于,创造性的工作不是人人都可以从事的,也不需要那么多的人,如果社会分配制度不改变,一个全部由科学家和艺术家构成的人类世界几乎是一场噩梦,这近百亿科学家和艺术家中的绝大部分注定一生碌碌无为,对社会和自己都毫无用处,且沦入“创造性”的穷困潦倒中。

  但这种思维方式总有些不对的地方。人类自古以来为生存而劳作,实在是迫不得已。工作着是美丽的,但谁都知道,不需要工作的生活更美丽。现在终于能够制造出把自己从工作重负中解放出来的机器,这是人类文明最伟大的成就,无论如何不应该被看作一场灾难,相反,这可能是人类所面对的前所未有的伟大机遇。只是,我们需要改变。

  如何完成由现代社会向人工智能社会的过渡?有两种可能。

  一种可能十分黑暗:在现有的社会、经济和政治体制下,人工智能带来的问题几乎是无解的。如果没有及时建立起与之相适应的社会机制,在席卷全球的失业浪潮之下,世界的政治和经济将陷入长久的混乱之中,一切都笼罩在人工智能及其使用者与大众的无休止冲突中。

  另一种可能是,社会成功地完成转型。这将是有史以来人类生活方式最大的一次改变。“不劳动者不得食”,这个理念是人类社会的基石,文明诞生以来经历过多次巨大变革,这一基石从未动摇。但人工智能可能会移除这一基石,进而导致从所有制和分配制度,到基本的经济结构,再到政治体制,直到文化,都发生根本的变化。这是真正的人类解放,是向着古老的乌托邦理想迈进的一大步。2016年是《乌托邦》发表500周年,但托马斯·莫尔无论如何不会想到,他的理想会借助于智能机器实现。

  想象人工智能时代的社会和生活是困难的,即使在科幻小说中,我们也只能把种种可能性排列出来,而哪种可能性最有望成为现实,取决于我们的努力和选择。

  但不管怎么说,那是一个诱人的时代,我们正向它走去。

  (本文为《智能革命》一书序言,发表时有删改,制图:蔡华伟)

(责任编辑:王蔚)

热点推荐

让中国转基因鲤鱼尽快“游”向餐桌

让中国转基因鲤鱼尽快“游”向餐桌

最近,一家美国公司宣布其转基因三文鱼已上市销售,...

固体还是液体 玻璃的身份至今悬而未决

固体还是液体 玻璃的身份至今悬而未决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脸上,音乐响起,手指在...

印度孟买 发现蓝色流浪狗

印度孟买 发现蓝色流浪狗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近日,印度孟买市的街道...

三问青海火星模拟基地

三问青海火星模拟基地

我国首个火星模拟基地项目将落户青海省海西州大柴...

恐惧或导致“群灭” “死亡”的味道 减少动物进食和交配

恐惧或导致“群灭” “死亡”的味道 减少动物进食和交配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项最新研究指出,恐惧也许足以...

红毛猩猩夏特克离世 与人类生活9年 会手语交流

红毛猩猩夏特克离世 与人类生活9年 会手语交流

近日,一只名叫夏特克的雄性红毛猩猩在美国亚特兰...

记录“黑日”的壮阔

记录“黑日”的壮阔

美国当地时间8月21日,一场日全食大剧在美国全境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