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新闻 > 正文

“院士也是平常人,没有高人一等”

2017-06-12 10:39 来源:科技日报 吴长锋

  没有讣告、没有吊唁、甚至没有最后的告别。

  5月23日,我国著名的等离子体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俞昌旋走了,享年76岁。按照俞昌旋生前遗愿,身后一切从简,学校和亲属没有组织专门的治丧活动。

  念书是件快乐的事

  俞昌旋1941年7月出生于印度尼西亚,7岁时全家随父母从印度尼西亚回到祖籍福建。俞昌旋父辈没有多少文化,早年远渡印尼做小生意,多年海外漂泊历尽艰辛,饱尝文盲之苦,所以格外注重子女的教育。

  俞昌旋6年中学时光是在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创办的集美学村里度过的。能走进学堂,俞昌旋在知识的海洋里如饥似渴:爱看科技类、文艺类等书籍,喜欢自己动手做物理、化学实验,数理化等各门功课都很优秀,成绩名列班级前茅。念书,对他来说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1959年9月,俞昌旋顺利考入了中国科大近代物理系。至今回忆起来,俞昌旋觉得大学时光充实而快乐。“当时的生活很艰苦,但大家拼命读书,也算苦中作乐吧!”

  甘坐十年冷板凳

  1965年,俞昌旋毕业留校工作任教。1973年初,他作为主要创始成员,参与筹建了我国最早的等离子体物理专业。俞昌旋学的专业是反应堆物理与反应堆工程专业,此前对该专业并没有深入接触。为了“补课”,他挤出时间自学等离子体物理专业课程,边干边学。由于之前打下的基础不错,俞昌旋的“改行”比较顺利。

  “转行”没多久,在我国等离子体诊断领域权威项志遴教授的指导下,俞昌旋开展“中性粒子能谱仪”的研究——他的等离子体物理科研征程就此开始。

  1980年,俞昌旋获准公派,来到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实验室进行学习。当时,该实验室正发展先进的远红外激光相干散射系统,并利用该系统开展等离子体湍流和等离子波的研究。俞昌旋意识到,这是参加前沿领域研究的重要机会。于是,不仅工作日从早忙到晚,而且大多数周末和节假日也都泡在实验室。该实验室主任洛曼教授评价俞昌旋是“中国学者中最出色的”。

  回到中国科大后,在当时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俞昌旋利用国外所学的知识,带领学生立即开展研究。经过二十多年的潜心研究和刻苦攻关,俞昌旋开创了我国等离子体湍流实验研究、等离子体非线性现象实验研究等学科方向,在磁约束等离子体湍流和反常输运、等离子体非线性现象、等离子体诊断等领域取得了多项具有重要创新意义的研究成果。

  “找准方向和选题后,就要用心去研究,甘于坐十年冷板凳,不能急于求成。” 俞昌旋常对学生说的一句话是,做科研一定要有兴趣,不为他人,不为论文。

  “我只是一个普通教师”

  在同事眼中,俞昌旋是一个治学严谨、作风开明、工作努力的学科带头人,更是一位立身中正、师德垂范的严师益友。

  在俞昌旋的实验室里,研究生毕业是很难的。“俞老师太严格了!”有人觉得他严格得近乎古板,甚至有些不合时宜。

  俞昌旋耐心地给学生算了一笔账:硕博连读生一般先学两年的学位课程,之后要完成从开题、准备实验设备、方案的制定、动手做实验、收集数据、进一步改进设备、重新收集新的数据到写论文等这样一个非常复杂的研究过程。“三年时间根本不够!”

  “学生就是学校的产品,必须经过严格的科学训练,培养出来也必须个顶个!” 俞昌旋生前培养和指导的博士、硕士有近百人,如今大多都是各自学科的带头骨干。

  “俞老师治学态度严谨。”中科大近代物理系郑坚教授说,俞教授指导论文,总是先共同讨论选题,亲手逐字逐句地修改,如此反复多次。发表论文时,把学生署名放在第一,俞昌旋总是最后一个。

  “俞老师是典型的中国学者型导师,为人极为低调,事事都先为他人着想。”复旦大学教授封东来至今仍记得,他临行美国前,俞老师叮咛他要学成报效祖国。回国后,俞老师把为他保存了几年的几百元论文奖金亲手交到他手中。

  2007年,俞昌旋当选中科院院士。消息传来,他仍如常在实验室指导学生。面对荣誉,他并没有表现出欣喜而是说:“我只是一个普通教师,院士也是平常人,没有高人一等。”在他看来,院士就是一种荣誉,是对过去工作的肯定。“成绩不仅属于我,还属于所有曾同我合作过的同事和学生。”

(责任编辑:王蔚)

热点推荐

AI新算法测寿命 或能助人类更长寿

AI新算法测寿命 或能助人类更长寿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利用AI技...

量子世界中 波函数到底是数学描述还是实体

量子世界中 波函数到底是数学描述还是实体

通过双缝实验,我们知道微观粒子在实验的两端更加...

一个暴风气旋,让美国民众惊呼“炸弹”来了

一个暴风气旋,让美国民众惊呼“炸弹”来了

就在中国多地迎来2018开年首场降雪之时,大洋彼岸...

猩猩新物种 刚被鉴定 就面临濒危

猩猩新物种 刚被鉴定 就面临濒危

据国外媒体报道,科学家近日鉴定出了一个新的猩猩...

伽马射线暴首次在实验室再现

伽马射线暴首次在实验室再现

据美国趣味科学网站17日报道,一个国际科研团队借...

量子世界中 波函数到底是数学描述还是实体

量子世界中 波函数到底是数学描述还是实体

量子力学的发展已有百年历程,但身为其理论核心之...

年幼的宇宙 如何养育出大胖子黑洞

年幼的宇宙 如何养育出大胖子黑洞

近日,《自然》刊发的一篇文章再次刷新了人类探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