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进京一周年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新闻 > 正文

这位“安徒生” 用科学思维写南海童话

2017-06-05 11:03 来源:科技日报

  汉斯·克里斯坦在“决心”号CatWalk上等待岩芯。 Tim Fulton摄

  丹麦与格陵兰地质学会教授汉斯·克里斯坦·拉尔森(Hans-Christian Larsen)是国际大洋发现计划(IODP)368航次的首席科学家之一,和那位鼎鼎大名的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on)同名。

  几乎所有人都读过安徒生的童话,但只有极少数人会阅读地质地层这本鸿篇巨著。

  “科学和童话差别巨大。”汉斯·克里斯坦说,“作为科学家,我们要非常精确。”

  已经退休的汉斯·克里斯坦,在大洋钻探船“决心”号上,翻阅着南海生命之书。

  本报记者 张盖伦

  “科学家,可不是书呆子”

  “Hans-Christian,你会打乒乓球吗?”

  面对这个问题,汉斯·克里斯坦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哦,那我可是非常有经验。”又拖长了调子,“可惜,不是在乒乓上。”

  已经快68岁的他,回忆起自己上一次征战乒乓球桌,大概已是五十年前。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报名参加IODP 368航次的“乒乓锦标赛”。

  毫不意外地,汉斯·克里斯坦在第一轮就败北。“我应该带上我的乒乓专用鞋。”他故作遗憾地耸耸肩。

  “科学家可不都是书呆子。”汉斯·克里斯坦身体力行地证明这一点。他去上科学家自发组织的Salsa舞蹈课程,也不会缺席船上偶尔举办的乱舞Party,不能说他跳得多好,但他绝对大方。

  汉斯·克里斯坦保持稳定的健身频率,喜欢在健身房骑单车,有时还会举铁。他爱穿宽松的短裤,长度在膝盖以上,露出瘦长的双腿。“我喜欢休闲装。在有些场合,我也可以穿得很正式,可一旦正式了,你就不是你自己了。”

  在大洋钻探船“决心”号上,汉斯·克里斯坦可以很容易地找到自己最舒服的状态。毕竟,他对它并不陌生。算上这一次,他已是第四次担任大洋钻探项目的首席科学家。

  而且,他和“决心”号有“过命”的交情。

  困于风暴是怎样的体验

  1995年9月末10月初,北大西洋上,大风暴持续了40个小时。在此执行ODP(国际大洋发现计划的前身) 163航次任务的“决心”号驾驶舱内,各种警报声响成一片。

  海浪成了猛兽,“决心”号沦为它脚下的猎物。

  浪成了墙,一堵一堵压过来。一个浪头可达25米,它猛烈敲击着船长驾驶室的窗。

  大海在咆哮,而船舱内则安静得诡异。大家只是紧挨在一起,手拉着手,在心里祈祷,祈祷船别沉,祈祷还有命回家。

  “你会想到死。”船在剧烈晃动,你感觉自己在坐一台一直上下往复的电梯。你被浪甩到高处,又坠落。汉斯·克里斯坦是该航次的首席科学家。在记录当年那次风暴的视频里,他只有一个一闪而过的镜头——年轻20岁的他,裹着厚厚的藏青色外套,表情肃穆地从房间走出,然后消失在镜头外。

  如果面临绝境,人生过往片段真会如走马灯般在脑海播放,大概汉斯·克里斯坦会想到他的第一次出海。

  那时他20岁出头。先坐船、再乘直升飞机到了东格陵兰岛。他们背着补给,踏足一块前人几乎一无所知之地。

  “我一直对地球如何运行这件事感兴趣。自然规律本身就吸引了我。”而这第一次出海,决定了汉斯·克里斯坦的整个职业生涯——他迷上了海洋。

  当然,最后ODP 163航次有惊无险,“决心”号提前结束科考,回到陆地怀抱。

  不过,大海依然在召唤着汉斯·克里斯坦。

  再当寻宝人

  此次登船,体验颇为不同。南海一直风平浪静,尽显温柔。

  另一个不同是,汉斯·克里斯坦已经退休。

  “你如果真的对什么东西感兴趣的话,你就不会为了工资而工作。你想知道故事的谜底,解谜的过程就能让你满足。”汉斯·克里斯坦说,每个航次,就是一场探险和寻宝。

  IODP 368航次想找到的“宝贝”,是南海的“出生史”,是了解南海张裂陆缘洋陆过渡带的地壳单元属性。

  在此之前,人们已经通过大洋钻探,找到了伊伯利亚—纽芬兰这一非火山型陆缘模板。那么,南海的张裂模式,和伊伯利亚—纽芬兰模式一样吗?如果一样,说明该模板具有一定普适性;如果不一样,那就找到了其他类型的大陆破裂方式。

  证明或者证伪的重要证据,是能否在南海的洋陆过渡带发现如同伊伯利亚—纽芬兰陆缘那样的地幔剥露特征,也就是发现“蛇纹岩化”的大陆岩石圈。

  不过,在本可能出现蛇纹岩的第二个站位,大家只是收获了一管一管的玄武岩。

  5月6日晚上,好像有不一样的东西出现了。取芯管里,岩石呈青灰色,用湿海绵涂抹,能清晰看到青色斑点。

  “我不能肯定它就是,但它肯定是不一样的东西!”一位法国科学家激动起来。整个岩芯实验室里,都涌动开一股喜悦的气息。

  汉斯·克里斯坦一听消息,笑了:“哦,我不打算回去睡觉了。我们得开瓶香槟庆祝。”当然,“决心”号禁止一切酒精,他又摊手,“那就靠港之后,去上海喝。”

  不过,磁化率检查证明,乍看像蛇纹岩的东西,只是高度石变的玄武岩。

  蛇纹岩一直未曾现身。

  “但是,我们本来就是要‘验证’,而不是‘证明’这种模式。”不能开香槟了,汉斯·克里斯坦也并不觉得有多遗憾,“人们不应该为没有找到某种模式存在的证据而遗憾。我们发现了不同,找到了另一种大陆边缘。这可能需要人们一些时间来理解,但它意义重大。”

  当首席的责任与美妙

  不过这些“不同”,也就意味着航次钻探站位可能需要做出调整。

  要不要调、怎么调,这就是首席科学家的职责。他们得兼具战略和战术眼光,“你要有大格局,聆听不同声音,还要有领导力。”

  第二个钻探站位结束后,首席们要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两个备选站位——一个,钻探风险低,但成果不确定性高;另一个,钻探风险高,但成果不确定性低。

  一旦选择,就没有回转余地。

  做决定前,汉斯·克里斯坦在每天例行的科学家全体会议上,详细阐述了他们的“纠结”。

  他尽量条分缕析,让一切通俗易懂。汉斯·克里斯坦甚至从最基础的大陆张裂和洋盆扩张讲起,因为并非所有上船科学家都研究地质构造,而他希望尽可能多的人明白决策背景。

  汉斯·克里斯坦甚至来问记者:“今天的内容,你们听懂了吗?”得到“大部分都能懂”的回答后,他竖起了大拇指:“那就好。”

  “你要照顾到每个人,关注大家是否开心,关注他们能否从航次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汉斯·克里斯坦总结出的“首席之道”。

  他觉得,IODP 368航次最美妙的时刻,或许是第一个站位,他们打到了南海更早时候的沉积层序列;又或许是第二个站位,他们发现了玄武岩,这将是个改变人们固有观点的惊喜。

  但是航次还没结束,接下来可能还有更美妙的时刻。敬请期待。(题图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王蔚)

热点推荐

让中国转基因鲤鱼尽快“游”向餐桌

让中国转基因鲤鱼尽快“游”向餐桌

最近,一家美国公司宣布其转基因三文鱼已上市销售,...

固体还是液体 玻璃的身份至今悬而未决

固体还是液体 玻璃的身份至今悬而未决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脸上,音乐响起,手指在...

印度孟买 发现蓝色流浪狗

印度孟买 发现蓝色流浪狗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近日,印度孟买市的街道...

三问青海火星模拟基地

三问青海火星模拟基地

我国首个火星模拟基地项目将落户青海省海西州大柴...

恐惧或导致“群灭” “死亡”的味道 减少动物进食和交配

恐惧或导致“群灭” “死亡”的味道 减少动物进食和交配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项最新研究指出,恐惧也许足以...

红毛猩猩夏特克离世 与人类生活9年 会手语交流

红毛猩猩夏特克离世 与人类生活9年 会手语交流

近日,一只名叫夏特克的雄性红毛猩猩在美国亚特兰...

记录“黑日”的壮阔

记录“黑日”的壮阔

美国当地时间8月21日,一场日全食大剧在美国全境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