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码中心
欢迎来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新闻 > 正文

一群如饥似渴的人遇到“免费午餐”

2017-06-02 10:21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吊灯上还挂着婚庆拉花,组织者撤下前一个会议的条幅,“善医行全科医生培训”就在这个村级宾馆里开班了。

  培训期间有学员练习针法,施针的、“被扎”的、观摩的,都是村医。

说得兴起,朱现民老师一脚踏上讲桌前沿,撩起裤腿演示穴位。

  五月的上海,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在这里聚集。

  戴着眼镜总是笑眯眯的80后小伙儿邢朋强,来自河北省平乡县邢刘庄;身着印有民族图案连衣裙的王林,来自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会龙村;说着带有口音普通话的张丽萍,来自云南省大姚县芦川村……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乡村医生。

  5月25日,在浦东一个村级宾馆里,一个为期4天的村医培训班宣布开班,到场的村医210人。

  培训:一群如饥似渴的人遇到“免费的午餐”

  这个培训班能吸引村医们不远千里前来,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除了路费外,其他全部“免费”。

  活动的发起者是一个名为“善医行”的公益组织,专门针对村医开展全科医生培训项目,这已经是第24期了。

  “上期培训刚结束,这期就开班了,”“善医行”项目负责人刘凤梅风尘仆仆,“第23期19日在四川省南充市开的班,为期5天,培训了300余名乡村医生。”

  由于准备时间仓促,开班式只能选在浦东一个村级宾馆。会场吊灯上挂着几串婚庆拉花无伤大雅,组织者只是撤下了上一个会议的条幅,换上了“善医行全科医生培训第二十四期”的条幅。

  村医们一进入会场,马上被墙上的挂图吸引了目光。有“平衡针灸穴位挂图”“太极八卦子午流注图”等十几幅,不少人掏出手机拍照。随后210人分成10组,每组围桌而坐。每人都发了免费教材,其中一本朱现民老师的教材有300多页,全是相关穴位及对应病症的图解,厚厚一大本。

  朱现民是河南中医学院的教授,他讲的是“单穴治急痛”,一讲就是4、5个小时。会场内听不到杂乱的说话声、手机的铃声,没有人随便走动,也没有人吸烟。

  “针刺右侧阳陵泉穴,可治疗并缓解急性胆囊绞痛,这个穴位就在这里。”朱现民老师说地兴起,抬起一只脚踏上了讲桌前沿,撩起裤腿做演示。学员们在下面跟着在自己腿上比划、按压。

  “‘单穴治急痛’操作简单又容易见效,对我们太有用了!”邢朋强说。听说老师要示范针灸,一位女学员二话不说就上台,趴在长条桌上就当起了“道具”。一位学员私下告诉记者,初次学针灸时还买了好多柚子练习扎针呢。

  “我们就是要通过培训,让村医真正学会实操和治疗取穴,熟练掌握简便易行的中医技术,具备基本疾病的诊疗与危急重症的鉴别转诊能力。”刘凤梅介绍说,“善医行”项目发起至今,调动社会各方力量积极参与,探索建立了独特的培训系统,形成了全方位、多层面的乡村医生培训一揽子解决方案。

  “就拿这次培训来说,我们与一家名为‘君和堂’的中医连锁集团一起发起众筹,集团创始人潘学才先生带头捐了8000元,集团员工也发动朋友圈筹款,凑够了27万元经费。这已经是这家集团第三次捐助‘善医行’活动了。”刘凤梅指着会场里几个忙碌的身影说,“你看,他们都是君和堂的员工,也来当志愿者了。”

  几天下来,课程安排得满满的,从早上8点到晚上9点,除了吃饭就是上课。即使在间歇休息时间,村医们也交流感想切磋技艺。一位来自湖南的村医主动“献技”,给别的村医按摩肩颈。一位村医上过“蔡氏头排针创始人”蔡德亨老师的课,给另一位村医头上扎起了针灸。

  一位村医说:“虽然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但我们的心向着同一个方向,那就是渴望学习提高医技。感谢‘善医行’为我们乡村医生搭建了一个这么好的学习平台,汇集来自各地的专家教授无私地教给我们中医适宜技能。”

  “培训一个村医,健康一方百姓”——“善医行”是由全国政协原副主席张梅颖倡议并发起的公益项目。项目启动7年来,开展了前期远程网络培训、中期集中培训、火种计划一帮一带教等多种培训数百期,培训村医近20000名,辐射惠及周边村医近20万名。共有全国各地近10000个乡村的上千万村民受益于“善医行”培训出的优质医疗服务。

  在刘凤梅的提议下,村医们齐声唱起由《感恩的心》改编的歌:

  我来自乡村

  脚粘着泥土

  有谁看出我的脆弱

  我是一名村医

  我情归乡亲

  谁在下一刻呼唤我

  天地虽宽

  这条路却难走

  我经历每一天坎坷辛苦

  ……

  村医:某种意义上是当今农村健康“守护者”

  “我们村医太需要这种‘简(单)、(方)便、(灵)验、廉(价)的中医培训了!”来自河北的邢朋强2006年学校毕业后回村当了村医,前两年考取了国家执业医师资格证,负责全村517个村民的健康。

  他告诉记者,以前也有药商组织过培训,都是要买够一定金额的药品才能参加,而且都是“一锤子买卖”,没有后续的跟进培训。

  “自从2015年8月参加了‘善医行’培训后,我由西医开始转向中医,学会了针灸、推拿、中药贴敷等方法。”

  邢朋强不无得意地说,运用蔡徳亨教授的头排针,他治疗了很多脑血管后遗症患者,一位拄了1年多双拐的老太太,经过1个多月的针灸康复治疗,现在可以丢下双拐走一段路了。

  “前几天作为善医行的志愿者在四川南充做公益培训,患者家属和村里干部就一直打电话,问我何时能回去继续治疗呢!”

  数据显示,我国乡村医生承担着将近全国40%的门诊任务,而乡村医生仅有160万人。作为我国农村医疗体系“基石”的村医,也可以说是国家医疗预防保障体系的“神经末梢”;而专门针对这一群体的培训,更像是对症的针灸疗法,能使这些“神经末梢”更敏感、更发达。

  跟邢朋强一样,来自云南的张丽萍也从培训中获得了同样的“成就感”。祖孙三代从医的她,卫校毕业后就跟父亲在村里行医。去年第一次在楚雄接受“善医行”培训后,就用学到的针法医治了一位患脑梗的病人。病人在床上躺了两年,第一次用车子推着去治疗,到第四次时就能自己拄着拐杖走路了。

  尝到甜头的她,又接连参加了两次为期十几天的“深度跟师”培训,这次上海班已经是她第四次参加“善医行”的培训了。张丽萍兴奋地告诉记者,“现在治疗了很多病人,他们还给我送来锦旗。我看病18年了,第一次有了一种‘成就感’,真挺感动的!”

  来自湖南的王林,本来与丈夫一起当村医,后来丈夫当了村干部,四处奔波为村里修路,只剩她一人支撑着村卫生室。每天病人多时五六十人,少时二三十人,她虽疲于应付,但总是有求必应。

  “参加培训之前,我给村民治病基本上都是‘三素一汤’(抗生素、激素、维生素和输液)。我现在的主要治疗方法,就是针灸、艾灸和中药贴敷。在潜移默化中,村民们的观念也都变了过来。”

  王林的遭遇很有代表性。不少村医表示,通过培训让自己知道了什么是滥用输液、滥用药物,诊疗思路更全面、更规范了;更重要的是,通过培训学到了如何用中医适宜技术帮助病人…… 

  这次能免费得到名师培训,手把手传授治病良方,村医们十分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他们相互扎针亲身体验,对医术的渴求近乎贪婪。他们知道,只有尽快掌握实操技能,才能更好地守护自己的村庄,呵护乡亲们的生命健康。

  “我从他们的言谈中,读出了一个字——‘慌’!他们有一种本领恐慌,所以总是想方设法地参加各种培训,学习各种技能。有的学员手机里竟然有50多个学习群。”一名志愿者告诉记者,“现在农村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留守的大都是老人和孩子,在某种程度上,村医就成了中国农村医疗卫生的‘守护者’。”

  “善医行”发起人张梅颖在南充培训班开班式上说,由于农村地区医疗资源匮乏,“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在农村尤为突出。当前,在全力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工作中,广大村医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他们生活在本乡本土,是村民们健康的守护神。

  中医:能否上演专家期待的“农村包围城市”

  朱现民老师被媒体誉为“下乡成瘾的教授”,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他连续15年带领学生深入乡村开展社会实践,去年他荣获“河南最美教师”的称号。从2014年至今,朱现民老师已经是第九次参加“善医行”活动了。

  “真没想到,我教授的疗法能在农村‘生根发芽’,这些村医学员们功不可没啊!”朱老师年初得了一场大病,这次坚持前来义务授课。“善医行”项目负责人刘凤梅得知后忙把朱老师的课程压缩了一半,学员们更是感动不已。

  “拿‘督脉铺灸’来说吧,要经过打姜泥、铺艾柱等多道程序,治疗时间长,烟气也大,既费时又费力,虽然是冬病夏治的经典疗法,但在一般的中医院都难以操作。没想到我在‘善医行’讲授之后,许多学员都掌握了这一疗法并且反馈效果很好,病人比以前翻了几番。”

  打开印有朱老师课程的免费教材,有“醒脑开窍”“督脉铺灸”“飞经走气”等篇目,他把自己搜集的资料毫无保留地“授”予村医们,希望他们能传承下去。

  毫无保留进行义务授课的还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朱氏一指禅”传人朱鼎成、上海曙光医院推拿医师朱国苗等,他们以极大的耐心和热情,把自己的所学传授给学员们。

  来自台湾的谢医生给学员们讲解的是“疼痛治疗‘络相学’”。这是一套全新的疼痛治疗技术,用一种非侵入性方式按压,以达到减缓疼痛及疾病的疗效。谢医生认为,只要村医能熟练掌握一种以上技能,就能在农村立住脚跟,为中医的发展撑起一片天空。

  “我对中医的发展有一个观点,叫‘农村包围城市’。”对这些村医抱有更大希望的是“蔡氏头排针创始人”蔡德亨老师。

  当过“赤脚医生”,又进入体制当过上海针灸经络研究所副所长,蔡老师对中医发展现状有着更全面的视角。他说,现在城市里的中医有“西医化”的倾向,表现有二——

  一是三甲中医院的医生负担重、压力大,每天接诊100~200人不等,没有多少时间来接待病人。所以就出现了挂号难、排队难,看病只有1分钟到2分钟的情况。中医讲“三分治病七分治心”,如今也演变为“开出处方就治病”,把应该保留的东西丢掉了。

  二是现在三甲中医院的分科比过去更细,而且完全按照西医体制来分科。中医原本讲究从宏观、整体层面治疗患者,如果完全关注微观层面和局部,可能禁锢医生的主观能动性,其能力也会随之慢慢退化;再加上现在的体制要求临床医生搞科研,他们肩上的压力也很大。

  “但是在农村的村医情况就不一样,他们遇到的不可能是单一的病种,内、外、妇、儿都要看,需要的是全科医生思维,正好符合了中医的宏观和整体观念。他们遇到的一些疾病,城市医生可能听都没听过。有了丰富的实践,我认为,将来村医队伍中会出现当代的‘古中医’,即‘纯中医’。”蔡老师这次给村医们教授的是“中医四诊辨证教学”,就是希望村医能进一步领悟中医的精髓。

  来自安徽的吴严红,是“2016善医行‘中国好村医’金奖”获得者。她所在的是3800多人的大村,注册的村医有6人,但在家的只有她和丈夫两人,其余4人都外出打工了。

  去年6月,吴严红接诊了一位帕金森病患者,病人跑了不少医院都不见效,最后瘫痪在床。吴严红用蔡老师的头排针治疗,一个多月后病人竟然站了起来!“她还在我这儿继续治疗,我一出门她就很急切地问‘你走了我咋办’?那种信任和依赖,让我的心里暖暖的酸酸的。”随着患者的逐渐增多,有病人开始叫吴严红“小名医”了。

  培训班上的村医们显然还没有意识到“农村包围城市”的远景,毕竟他们还要面对一系列的困境:工作强度大、医疗风险高、尴尬的农民身份、令人担忧的养老问题……

  4天转瞬即逝,这期培训班又要结束了。学员们依依不舍意犹未尽,有许多问题还需要老师们解答,他们又信心满怀收拾行囊,带着技能回归乡村去传递爱心。

  望着他们的背影,耳边再一次响起他们不很嘹亮却透着坚定的歌声:

  ……

  我还有多少爱

  我还有多少泪

  让苍天知道

  我不认输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爱心相伴

  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花开花落我一定会坚持

  奔波了半个月的培训项目负责人刘凤梅,终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这时她收到了一个微信视频,发送人是“善医行”培训的一位学员,甘肃岷县村医吕吉安。视频中,吕大夫治疗的高位截瘫患者吕霞民离开轮椅,半蹲在田头,利用上肢的力量举起锄头,一下一下地锄着地……

(责任编辑:王蔚)

热点推荐

SpaceX今年第7次发射  共向国际空间站运2.63吨物资

SpaceX今年第7次发射 共向国际空间站运2.63吨物资

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当地时间4月2日,SpaceX已成...

携手世界 为破解人类科学难题贡献中国智慧

携手世界 为破解人类科学难题贡献中国智慧

在蔚蓝的大海中,国际大洋钻探计划正在钻探地球的...

苹果允许用户彻底删除ID 重隐私者得天下

苹果允许用户彻底删除ID 重隐私者得天下

北京时间3月30日,据彭博社报道,苹果公司表示将在...

eSIM时代,运营商的末日还是新生

eSIM时代,运营商的末日还是新生

自近日中国联通宣布在国内首发Apple Watch Series ...

首枚会变色的“心脏芯片”问世

首枚会变色的“心脏芯片”问世

东南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院生物电子学国家重点实验...

“科学”号调查麦哲伦海山

“科学”号调查麦哲伦海山

海山是世界海洋生物多样性研究的热点地区。在国家...

别了,“天宫” 你是永远的“一号”

别了,“天宫” 你是永远的“一号”

2011年9月29日,你乘坐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离我们而...